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正在筹拍的电影《革命先行者》剧组大本营设在北京的一家酒店里,剧本修改、演员面试和其他前期相关事务都在这里进行。今天下午,剧组又召开了一次《革命先行者》筹备协调会,地点在酒店会议室,梁士乔作为戴梦岩的经纪人参加了会议。

散会后,梁士乔向剧组要了一辆车,开车的是一个4多岁的司机,汽车的挡风玻璃里侧贴着“《革命先行者》剧组”的字样。梁士乔是去新街找沈彪取叶子农定做的国旗贴章打火机,沈彪的1专卖店就开在这条街上。

沈彪的1专卖店很好认,因为招牌就叫“1沈彪专卖店”,招牌的下方还有一行醒目的铜制铸字:定做个性贴章。店面不是很大,有十几平方米的样子,两面长长的玻璃墙柜摆满了打火机,收银台前面的空地有一张小桌、把椅子,都很精致,是卖家与客人交流的地方。店里并没有看到铸造、打磨的设备,显然制作个性贴章另有工作间。

梁士乔让司机在外面等着,自己进到店里,见小桌前围坐着个男子,其中一位在介绍手里的打火机,桌上还放着几只1打火机。

见有客人进来,女服务员马上迎上去招呼道:“您好”

梁士乔彪先在话音刚落,坐在小桌前介绍打火机的男子应声站了起来,打量了一下梁士乔,说:“我就是沈彪,请问您有什么事”

梁士乔拿出从巴黎带回的字条,说:“我受朋友委托来取打火机。”

沈彪接过字条看看,问:“你是谁?受哪位朋友委托”

梁士乔回答:“我姓梁,是戴梦岩的经纪人,受戴小姐的委托。”

沈彪稍想了一下,转身对两位男子说:“兄弟,我这儿有点私事,你们回避一下。”

两位男子马上起身,其中一位说:“彪哥,那我们先走了,改天再来。”沈彪从收银台里面拿出一块“暂停营业”的牌子对女服务员说:“你也回避一下,把这个挂上去。”

等屋里就剩他们两人了,沈彪又看了一眼字条,说:“戴梦岩?她凭啥?”梁士乔说:“这打火机是叶先生定做的,戴小姐和叶先生的关系你是知道的。”

沈彪说:“啥关系?是用政治拔高自己,拿农哥的命给自己镀金?还是哥的的有说了就这关系。

梁士乔这才明白沈彪为什么要让他人回避,原来还是给戴梦岩留了面子。梁士乔没接触过沈彪,彼此都不了解,只知道沈彪去巴黎看望过叶子农,沈彪的这个态度是梁士乔无论如何想不到的,他不悦地说:“你不了解情况不可以乱讲的。”

沈彪说:“我很喜欢梦姐的电影,可以说她拍的每部片子我都看过,如果她不把农哥扯进来,我绝对是她的忠实影迷。我不否认她在巴黎让我难堪过,但是我理解,她也是为了农哥的安全,我沈彪还不至于那么小家子气。农哥是什么人戴小姐是清楚的,如果农哥留在北京就不会死,我就知道这个,别的也不想知道。”

梁士乔说:“你可以有你的看法,但是不能因为有看法就不给打火机了。”沈彪说:“戴小姐没资格代表农哥。”

梁士乔想了想,谨慎地说:“恕我冒昧,如果是钱的问题,好说的。”

沈彪当即就火了,手往店门一指,说:“请你出去。”

看来真不是钱的问题。

梁士乔说:“如果不是钱的问题,你这个态度,那我就要说几句了。”沈彪瞥了梁士乔一眼,问:“说啥?”

梁士乔说:“叶先生认为,如果因为认同马克思主义就需要在巴黎躲起来,这个态度就是对中国社会制度正当性的否定。叶先生去不去巴黎是他们个人感情的事,我们局外人无权裁判。戴梦岩不懂政治,但是能让叶先生看得比命都重要的东西,她就相信一定重要。戴梦岩保护叶先生是押上命的,放叶先生出去也是押上命的,命都没了还谈什么好处?叶先生遇刺还算个义士,戴梦岩没了算什么?不死算恶妇,死了算偿命,这样的好处你要吗?这种事要放到你我身上,不一定能做到吧?如果是连我们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我们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戴小姐?我告诉你:如果能把她拉回来,我宁愿听你骂她。”

沈彪愣住了。

梁士乔说:“这个打火机也不是戴梦岩要收藏的,人都没了还收藏什么?这火机是要按遗物交给官方的,包括戴小姐送给叶先生的纯金打火机。”梁士乔说完就走了。

沈彪回过神,马上追了出去,喊道:“梁先生等一下。”说完到墙柜下面的货柜里取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走出去交给梁士乔,说:“打开验一下吧。”盒子里面是一只铸铜立体国旗贴章的打火机,非常漂亮。贴章的下沿还有一行小字,也是一体铸出来的,写着:19941看就知道“丫况”五个字母是“叶子农定做”汉语拼音的第一个字母,日期、字母即是这枚个性贴章的唯一性。

沈彪说:“底机不是1,农哥特意交代用国产的。”

梁士乔合上盖子,说:“谢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