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过了处暑,北京的8月天气依然炎热,但是已经让人感到了秋天的气息,空气的湿度下降了许多,清晨和夜晚已经有了凉意,闷热的夏天即将过去。

上午1点,生产基地的配送车到了,方迪到后院帮着卸车、搬运,参加了今天的质检验收,这是每天的例行程序,执行总经理、厨房经理和餐厅经理这人都是质检员,按规定只要有两个人投了否决票,该项品种就视为不合格。方迪是首席质检员,不一定每天都参加质检,但是拥有一票决定权。

质检验收分目测、手感、品尝几部分,现在首先验收的是面条、汤卤,由执行总经理掌锅煮面,先尝白水锅挑面,判断面条的面香、韧性、感,再尝汤卤面,判断每一种汤卤的味道、感。验收过面条、汤卤,下一项是验收辅菜的调料和半成品,由执行总经理和厨房经理掌勺,就在这时,大家听到餐厅服务台的电话响了。

餐厅部经理走过去接电话,随后说:“方总,是九哥的电话,找你的。”方迪走过去拿起电话,说:“九哥,我是方迪。”

老九说:“我回来了,在纽约,有事跟你说,你去办公室接电话。”

方迪放下电话就去楼上办公室,关上门,电话一响就拿起:“九哥,你说。”老九先把他们在巴黎商量的关于叶子农遗物的处理意见讲了一下,然后着重把梁士乔跟他谈的关于戴梦岩的情况讲了一遍,方迪听着,一直没说话。老九说:“我能和梦岩谈什么呢?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方迪没有回答,而是问:“如果你跟戴小姐谈了无效呢?就无可挽回了?”老九说:“梁先生说了,只要梦岩上了邮轮,他就一定会在船上,也可以在纽约雇几个保镖上船,这要先看张主任的意见,然后我和梁先生再商量。”

方迪说:“绝对不能走到硬来的地步,只要硬来就无可挽回了。”

老九说:“明白呀,都明白,所以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方迪说:“九哥,事关人命,出不得差错,还是让有能力的人判断吧,我尽快向张主任反映情况。”

老九说:“我跟梦岩谈啥与张主任是啥意见是没关系的,梦岩这个人是劝不来的,只有拿硬道理让她心服。梦岩这事从一开始就跟政治有关系,你的脑子是有政治这根弦的,你不帮九哥,那九哥还找谁去?你大胆说,说了总比不说强。”

方迪为难地在电话里自语:“啥是硬道理呢”

老九说:“你别管硬道理软道理,你就说自己的看法。”

方迪说:“这事挺突然的,至少没想到吧,因为叶子农不可能置戴小姐的生死于不顾而一意孤行,如果她没了,那岂不是等于宣布她是被叶子农逼死的?这是支持叶子农还是控诉叶子农?这个问题她想过没有?如果戴小姐不认为叶子农的表态比叶子农的命更重要,她是不会放叶子农出来的,所以那不是叶子农一个人的表态,是他们两人共同的表态,如果她尊重叶子农,尊重她自己的表态,她就不能死,她委屈于此,她的了不起也于此。戴小姐是对香港和国家有用的人,只要她活着就是对叶子农的支持,往大里说就是对国家的支持。”

老九说:“说得太好了,都在点上。你的话我都录下了,回头我慢慢琢磨。这事你给九哥帮了大忙,谢谢啊”

方迪说:“九哥,你可别说我帮忙了,甄别、判断和决定怎么说的权利都在你,这种事是出不得差错的,这后果我担不起。我还是尽快向张主任反映情况,张主任的判断能力和可调用的资源是跟我们普通人不一样的,一有消息我马上给你打电话。”

老九说:“好的,好的。另外,店里的情况怎么样”

方迪说:“还行吧,营业额一直呈上升态势,主要问题还是集中在职能和流程的衔接不流畅,特别是客流高峰时段速度跟不上,还需要一段时间磨合、调整。”

老九说:“辛苦你了。那你忙吧,有情况我们随时联系。”

方迪说:“好的。”

打完电话,方迪看看表1点4分了,就拎上包、拿上车钥匙、锁上办公室的门,下楼开车出去了,一直向郊外行驶,没人知道她要去什么地方。

大约走了4分钟的车程,前面出现了一片山,进山的人处有一道壮观的大门,门头上写着“雨花亭陵园”5个大字,门有几个摆摊卖祭品的商贩,没什么生意,如果不是节日性的扫墓这里平时是很冷清的。大门有一个门卫,但是并不过问进出的车辆和人员,车辆一进大门就能看见醒目的路标,指向公墓区和办公区。雨花亭陵园是永久性公墓,完全建在一片山上,一面临水,占地面积亩,盘山柏油路通往各大墓区,直至山顶。

方迪沿路标驶到办公大院,停下车走进销售部办公室,这时已经临近下班时间了,屋里只有一位多岁的妇女值班,方迪走上前说:“我昨天预约的,来看墓地。”

值班员翻着记录问:“叫什么?”

方迪回答:“方迪。”

值班员说:“嗯,有的。哎呀,都快下班了,要不你下午再来吧。”

方迪说:“我钱都带来了,您还让我再跑一趟”

不是看看方迪说:“看哪,看好了就买呀。”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