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戴梦岩在巴黎新区出租的店面房5月8日就合同期满了,承租方在迁移过程中遇到一些麻烦故而拖延了几天,戴梦岩直到6月5日才收回房子。收回店面第四天的下午,她与约定的一家装潢公司去店面看房屋结构,商议服装店的装修事宜。中午她小睡了一会儿,两点钟刚过,她收拾装束做出门准备,这时候电话铃响了,她拿起电话。

电话里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梦岩吗?我是梁哥。”

戴梦岩好久没跟梁士乔有联系了,高兴地说:“梁哥,是你呀。”

梁士乔说:“我到巴黎了,刚安顿好,这就准备去找你呢。这次来的人多,除了看你还有别的事,就没跟你打招呼,使馆派车来接了,我还给你带了几位客人。”

戴梦岩问:“客人,谁呀”

梁士乔说:“都认识,见了面你就知道了。”

戴梦岩说:“我约好了一家装修公司下午点看房子,店面收回来了,设计装修方案之前他们要实地看看,可能他们已经出来了,临时取消已经来不及了。”

梁士乔说:“那就去店里吧。”

戴梦岩说:“店里都空了,连杯水都没有,怎么招待客人?你还记得那条街上有个咖啡馆吧,我安排好装修公司的人看房子,然后在咖啡馆门等你们,那里好一些。”

梁士乔说:“先见面,见了面再说。”

戴梦岩说:“好吧。”

戴梦岩放下电话,收拾好装束就匆匆出门了,驾车去门面房。

装潢公司的人果然已经提前到了,来了两男一女三个人,都是法国人。项目负责人是一位漂亮女士,讲一流利的英语。另外两位一个设计师,一个是设计师助理,设计师助理端着一台照相机,肩上还挎一个棕色牛皮工作包。

戴梦岩打开店门,领他们进店里实地察看、拍照、测量。

门面房是一厅三室结构,之前的承租方也是经营服装,三室中较大的一间当库房,两个小间一个用作试衣间,一个当办公室。房子里空空荡荡,属于承租方的东西都搬走了,只有办公室的一张桌子和几把椅子是她买房子时置办的,现在已经陈旧破损了。戴梦岩想着梁士乔和几个客人要来的事,独自到办公室的那个房间查看,空间很小,她不清楚梁士乔所说的客人究竟是几个人,就是临时坐会儿空间也太狭小了。

她走过去,用英语对女负责人说:“帮个忙,让他们把办公室的桌子搬到。

女负责人就吩咐两个男士把办公桌搬到了厅里。

把椅子,都是软座带扶手的,戴梦岩分次逐一搬到营业厅,然后在靠近玻璃门的位置站着,透过玻璃观察外面,随时准备出来迎接梁士乔和几位客人。

很快,店门开过来一辆使馆牌照的轿车,从车里下来4个人,果然她都认识,一位是中国著名电影导演黎中旭,一位是中国电影制片公司总经理张群,两位都是中国电影界大名鼎鼎的人物。还有一位是中国驻法大使馆的外交官徐正勋,戴梦岩与这个人没有接触,但是以前在一些场合有过碰面、寒暄,彼此都有印象。

戴梦岩迎出来,对走在前面的梁士乔叫了一声梁哥,然后就与后面的客人握手,称导演黎中旭为“黎导”、总经理张群为“张总”、外交官徐正勋为“徐先生”,逐一寒暄。

车子是由徐正勋驾驶的,他也是最后一个下车的,徐正勋在与戴梦岩握手时,特意将另一只手也附上,郑重地说了一句:“戴小姐,你受委屈了。”

戴梦岩当然注意到了这是一个外交官身份的人讲出的一句有定性含义的话,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她一时不知该怎么回应,就什么话也没说。

众人走进房子里的时候,正值装潢公司的人看完房子要走,戴梦岩先把装潢公司的人送出门,这才回来招呼客人。

5个人,把椅子。戴梦岩见大家都站着,说:“你们坐,我和梁哥站着就好。”

徐正勋和蔼地笑着说:“我跟你说完那句话,我的任务就完成了。黎导和张总有事要跟你谈,你们坐,我跟梁先生站一会儿。”

张群坐下,对戴梦岩说:“你坐。黎导,你也坐。”然后说,“戴小姐,是这样的,我们公司计划拍个历史题材的片子,片名《革命先行者》,反映孙中山先生从辛亥革命到北伐战争这段历史,想请你出演宋庆龄,一是你演过宋庆龄,二是票房的考虑,你最合适。社会上有不少你的传闻,我们和有关部门接触了一下,他们很支持,希望促成这次合作,这我们就心里有底了。合同和剧本都给梁先生了,你先看看剧本,然后考虑一下给个答复。”

戴梦岩说:“好的,谢谢。”

黎中旭说:“戴小姐,大家都知道,台湾问题是中国的核心关切,两岸在一个中国的基础上搁置争议,积极拓展共识空间,促进经济合作和文化交流,谋求两岸的和平、稳定和经济发展,将是两岸关系的发展趋势。《革命先行者》是两岸共识空间的重大题材,党政高层十分重视,从各方面都给予大力支持,同时这个本子也具有很强的故事性和观赏性,预计会有广泛受众。我认为这个本子需要你,你也需要这个本子,我希望你能认真考虑宋庆龄这个角色,我相信经过年初以来那些事件的磨炼,更有利于你理解和把握这个角色。”

戴梦岩说:“谢谢。”

徐正勋等黎导演说完,恰到好处地插话,随和而又客气地说:“戴小姐你跟梁先生好久不见了,你们聊聊。我们还有别的事,就先告辞了。”

戴梦岩起身说:“好的,你们有事,先忙。”

戴梦岩送客,站在路边目送着汽车走远了,与梁士乔一起回到店里。

梁士乔坐下,从包里取出个剧本和份合同,其中一份就是出演《革命先行者》的片约合同,说:“你身价涨了,香港、内地,有路子嗅到内情的公司都给你涨了。”

戴梦岩对这句话沉默不语。

梁士乔说:“剧组定于9月5日在北京召开《革命先行者》电影开拍发布会,届时国务院广播影视行政部门的领导将出席发布会,在主要演员上台的时候,领导会跟你握手,会当众说一句:你受委屈了。9月11日是中秋节,国务院负责港澳台事务的部门将举行一个中秋茶话会,有国家领导人参加,你到了北京就会收到请柬。茶话会各大媒体都会报道,新闻画面和图片里都能看到你的身影。”

戴梦岩问:“这些是谁告诉你的?”

梁士乔说:“是港澳事务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找我谈的,肯定是上面的意思。叶子农的案子背景复杂,官方这样处理是恰当的,你不是汉奸婆了,就是给叶先生正名了。”

戴梦岩说:“我懂。”

梁士乔沉默了一会儿,说:“对叶先生解除保护我是不赞成的,所幸还没出事。你现在面临着重要转机,趁现在还没出事,你是不是可以考虑做点什么?”

戴梦岩说:“做什么?无非是送回北京或再关起来,能做我早做了。我不懂政治,但是能让子农看得比命都重要的东西,我就相信一定重要。如果他必须死的话,我宁愿让他死在巴黎,总比被当成汉奸死得体面。”

梁士乔说:“万一叶先生真有不测,你真担不起。”

戴梦岩说:“担不起就不担。”

梁士乔这次沉默了好久,说:“偌大中国,不缺你这点无谓的表示。”

戴梦岩说:“开始我也以为是表示,后来我才明白了,是态度,纯粹是个人态度。自己的事,不用表示给谁。”

梁士乔环视了一下空荡荡的房子,转移了话题,说:“还好,没动工,没动工就没什么损失。还是租出去吧,这些事情我来处理,你专心看本子。《革命先行者》不用说了,我希望另外两个本子也签了,这是两家香港公司投拍的,都跟你有过合作,人家一闻到风就来找我了,只要汉奸婆的事一明朗,你就是票房。这两个本子你可能不喜欢,但这已经是能挑出来算好的了,演艺圈你也知道,大家要彼此照应。”

戴梦岩说:“梁哥,我满脑子都是服装,突然有人来跟我说这些,我都懂,可就是不关我的事,没感觉。你给我点时间,我现在不在状态。”

梁士乔说:“那当然,我是先给你吹个风,别让梁哥太难做了。”

戴梦岩说:“好久不见了,晚上我请梁哥吃个饭吧。”

梁士乔说:“今晚不行,改天吧。今晚中法文化协会有个晚宴,是商议巴黎中国电影周的事,这是来巴黎前就定下的,香港来了两个代表,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被邀请了。要是不忙的话,你送我一趟回酒店吧,说好的我们几个在酒店集合,统一接送。”

戴梦岩把合同和剧本都收进包里,说:“好,我送你回酒店。”

戴梦岩锁上店门,开车送梁士乔回酒店,汽车向巴黎市中心驶去。

路上,梁士乔说:“梦岩,我是你的经纪人,你是我朋友,你给我交个底,你和叶先生有可能吗”

戴梦岩平静地回答:“没有。”

梁士乔问:“为什么?”

戴梦岩说:“你说过的。”

梁士乔说:“那是我的看法。”

戴梦岩说:“就是那样的。我是人,他是猫。”

梁士乔说:“叶先生做得很可以了,你做得也很可以了,都不错。”

说到这事,戴梦岩显得有些伤感,说:“这半年,我像活了半辈子。奥布莱恩是真让我开眼了,原来大众是可以这样被cao弄的。以前我最烦娱乐记者,现在觉得他们那点八卦伎俩简直纯洁得像天使。和平年代,大家都忙着赚钱,可就是有人还得提着脑袋过日子。都说人各有志,说实在的,认识了子农我才真正见识了什么叫人各有志。”

梁士乔说:“是啊,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活法。”

戴梦岩说:“梁哥,如果有人跟你说:瞧你那穷酸样。你会生气吗”

梁士乔说:“会的,人不可以这样没礼貌。”

戴梦岩说:“我就真跟子农这么说过,我故意的。你觉得子农会有什么反应”

梁士乔想了想,说:“我想象不出来。”

戴梦岩说:“他没生气,还说谢谢。我不明白,为什么还要谢我呢?他说:能让您获得优越感,这让我觉得我的穷酸也有了价值。这句话我一直记着,让我想了很多,比如吃得苦中苦方做人上人,比如出人头地,原来我们的快感、满足感、优越感是要从我比别人强里获取的,原来我们是这个活法。我突然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想想常挂嘴边的爱心、善良,我突然觉得好假好假。子农真的是让我见识了什么叫人各有志,突然你看见人不为财死了,鸟不为食亡了,你傻眼了,不知道为什么活了。”

梁士乔笑着问:“那叶先生怎么活呢”

戴梦岩笑笑,说:“子农是不找死不找活,平常过日子。我没他那平常心,我活一天是一天,走哪儿算哪儿。”

梁士乔沉默了好久,说:“这次,你能演好宋庆龄。”

戴梦岩说:“这次演宋庆龄,我是真害怕了。”

梁士乔说:“你已经不再是明星了,你成熟了。”

送过梁士乔回酒店,戴梦岩开车去了塞纳河一处她常去的地方。

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就像她跟梁士乔说的,她什么都懂,可就是不关自己的事。她需要静一静,整理一下思路。重返影坛将意味着她的生活格局发生重大变化,她的活动重心又回到了香港和内地。如果巴黎不再是她常态生活的地方,她与叶子农目前维系的状态也将受到影响,她不可能把叶子农一个人放在巴黎,当叶子农不再是汉奸的时候,北京对叶子农无疑是最安全的,而这也意味着,她与叶子农都将回到各自最初的生活。

塞纳河有一处台阶,长长的,宽宽的,那是她喜欢的一个地方。她把车停在附近,步行走过去,在离水面第三层的石台坐下,河水就在脚下涌动,水波柔缓地撞击着台阶,几只鸽子在旁边嬉戏,不远处的铁桥不时有游艇驶来,夕阳在河面上映满了金色余晖。

如果说以前她还看不清楚的话,那么现在她看清楚了,她与叶子农的关系原本就是一道无解的题。如果叶子农图她的钱财、名气,她会藐视他,也就不会有什么以后了。如果她的钱财、名气对他是无效的,那么以她的价值观和思维是根本无法达到与叶子农默契的,而叶子农也不是一个只要有个女人上床就能过日子的人。

如果有机会,首先要解决的是叶子农的安全问题,然后才是其他。

她就这样静静地坐着,想……

夜色渐临,河岸亮起灯光,她离开塞纳河去见叶子农。

自从叶子农恢复自由以后,她来叶子农这里就不再用钥匙开门的方式了,每次来都是先摁门铃。门开了,叶子农显然是刚吃过晚饭,从神态和饭后刚擦过嘴的油润能看出来。

戴梦岩这个时间来,叶子农以为是来找他一起吃晚饭,于是说:“我刚吃过饭,要知道你来我就不吃了,你该先打个电话。”

戴梦岩说:“不是来找你吃饭的。”

餐厅的大餐桌上仍然铺着一片时装杂志,戴梦岩走到餐桌前放下包,二话不说就开始收拾杂志,很快归置成三大摞推到餐桌一端,餐桌上顿时腾出一大片地方。

叶子农看不明白,问:“杂志不用看了?”

戴梦岩说:“你坐。”

叶子农就下。

戴梦岩也坐下,问:“我还是首长吗?”

叶子农说:“当然是。”

戴梦岩又问:“能指示”

叶子农回答:“能。”

戴梦岩说:“好。”说着拿过包,从里面取合同和剧本。

叶子农静静地看着,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戴梦岩取出个剧本和份合同放到叶子农面前,说:“首长指示,先看这个。”

叶子农看了一下,问:“有人来了?”

戴梦岩把下午的事叙述了一遍。

叶子农说:“这是早晚的事。”然后指了指摞杂志说,“你这不是瞎折腾嘛。”

戴梦岩说:“开店也是早晚的事,多做点准备没坏处。你先帮我看剧本,看完剧本还得看杂志,服装的资料我要保存的,以后用。”

叶子农说:“剧本我更不懂了,你这不是难为人嘛。”

戴梦岩说:“没让你懂,你就是读者、观众,看完把看法说清楚就可以了。”叶子农说:“每个立项都有它的动机,不是局外人能随便判断的。布兰迪政论片的立项就是为了赚钱,真不真理的关他屁事,你真讲理了,他真不干了。布达佩斯建厂,方便面在东欧有没有市场关我屁事,你真建厂,我就不干了。人家的本子怎么赚钱?赚谁的钱?甚至为不为赚钱?人家有自己的考虑。表演我不懂,审查有专门机构,你让我看个啥”

戴梦岩说:“问题是,本子好不好关我的事了。我不缺钱,不该拍的可以不拍。你的意见只对我有用,不会干涉别人。”

叶子农说:“如果你拒签,你总得有个理由吧,理由也是有特征的,角度、半径,这个特征就把我卖了,我干吗去当那不是东西的?人家招我惹我了?你拍电影这么多年,什么本子没见过,你真缺这点判断力吗?”

戴梦岩说:“本子我没看,梁哥说有两个本子可能是我不喜欢的,那两个香港公司都跟梁哥有交情。梁哥这几天就回去,如果有需要推掉的,我希望是和梁哥当面谈。”

戴梦岩伶上包,走了,叶子农赶紧跟了过去。

戴梦岩拉开门,临走说了一句:“我想享受你帮我,就这些。”

第二天下午,戴梦岩一个人开车去超市了,她算计着叶子农的生活用品该补充了,她采购了诸如牙膏、电池、卫生纸、1汽油、烟、咖啡粉、糖、面包、饮料、香肠……两大包东西,然后去派拉姆公寓。

停好车,刚从车里拎出两个大包,一个保安就上前帮她拎包,送到房门。戴梦岩谢过保安,摁门铃等了一会儿,没动静,就拿钥匙自己打开门。

客厅的窗帘都拉着,也没开灯,屋里的光线很暗,这说明叶子农还在睡觉。戴梦岩轻手关上门,轻脚走到餐厅,把两大包东西放到餐桌上,走到主卧室一看,叶子农果然还在床上睡觉,轻轻带上门,这才回到餐厅打开灯,灯光就不影响叶子农休息了。餐桌上仍然摆着摞杂志和剧本、合同,只是旁边又多了一张八4打印纸,上面是打印的文字。

她坐下,拿起文件看,文件没有标题,直接是内容一

一、《风雨旺角街》是常规商业片,江湖恩仇,不存在大的原则判断。

二、《泣血春秋》是一个以战国为历史背景试图诠释帝王之道的本子,该剧的帝王之道就是杀人。儿子不杀人就当不了王,父亲着急了,用计激怒儿子,儿子把爹杀了,学会杀人的儿子凭借杀人获得了当王的资格,他家的王权得以世袭或者叫没失传。

当今世界连曾经先进的欧美制度都显出落后相了,此剧还拿嗜血来诠释帝王法则,不要说为人民服务的宗旨了,就连世界最基本的共性价值观都背离了。文明最基本的价值就是不唯丛林法则,连恐怖主义都知道举块民族的牌子,连邪教都知道弄个善良包裹一下,这本子如此赤裸宣扬嗜血,是文明的基本价值和人类的生存秩序所不能接受的。

本子很文学,堆了很多词汇渲染情绪,但是看不到几句讲理的,为血腥而血腥,为激动而激动,自己过把心潮澎湃的瘾就得,从立场、立意就没打算对谁负责。

接这种本子,须慎重考虑社会观感。

三、《革命先行者》是一部下了功夫的本子,大主题,大题材,于反对、维护一个中国、促进两岸沟通、弘扬爱国主义都有积极意义。

以孙中山为领导的、具有广泛社会基础的辛亥革命结束了几千年来的封建制度,其意义是革命性的,是历史性的,是伟大的。中国人民、国共两党和社会各党派都给予孙中山极高的评价和尊敬,这是共识的,是各种价值观在这个问题上认同一致的。

第一次国共合作,联俄、联共、扶助农工的三大政策,都是作为历史存在的,既反映了国民党的历史功绩,又反映了国共两党反帝反封建的一致性,同时也反映了国民党在当时的历史时期对共产党的主张的承认和支持。

《革命先行者》再现了国民党在反帝反封建斗争中的历史进步作用和伟大功绩,一个中国已然在其中,中国共产党存在的法理已然在其中。此剧最难能可贵的地方是:出离了两岸思维,立足共识空间的史实、公理。

这个题材的历史空间本身就恢弘壮阔,具有很强的故事性和观赏性,而广泛的受众必将产生广泛的影响,于任何演员都是一个可遇不可求的平台。如果你把这个本子拍好了,有可能会成为你的演艺生涯具有划阶段意义的作品。

戴梦岩一连看了两遍,很满意。本子是昨天下午交给叶子农的,也就是说叶子农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看完了个剧本,确实重视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