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实习期,方迪回到了北京。还有半年她就毕业了,纽约至北京往返一趟费用不低,如果不是特别需要一般是不会这样安排的,但她还是回来了。

谁都不会想到,方迪在一个似乎不该回来的时间回来,竟是为了定做一套机器:一台模拟手工杠子压面机,一台模拟手工擀面机,一台模拟手工切面机。一到北京,她就天天奔波于各个机械制造厂,虽然一家也没谈成,却也了解到了一些情况。

老同学好久没见面了,一起吃顿饭成了联络感情必不可少的程序。这天晚上,在孙瑶和董丽的召集下8个女同学在董丽工作的酒楼聚餐,酒楼是国营老字号,刚刚装修过的环境大气雅致,18个包房各具特色,非常适合高规格的宴请。大家围坐一桌,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微笑,气氛格外热。

董丽举起一杯酒做开场白,说:“迪子回来了,章小兰出嫁了,翟英生娃了,张洁高升主管了,都是高兴的事,孙瑶给我打电话说大家聚聚。我呢,请不起,就张罗张罗,买单的事就归孙瑶了,谁让她是富婆呢。来,大家先干一杯广

喝过碰杯酒,大家开吃,边吃边聊。

翟英感慨地说:“时间真快啊,昨天还是小姑娘,转眼就成少妇了。”

章小兰说:“可不是嘛。”

张洁问:“孙瑶最近忙啥呢”

孙瑶说:“给迪子当狗腿子呢,天天往机械厂跑,腿儿都跑细了。”

张洁说:“迪子回来几天了都不联系,不像话。”

方迪说:“白天跑事,晚上相亲,太忙了。”

孙瑶说:“就是,我作证。今晚是同学聚会,迪子请假了,明天补上,相两场。今天下午我去接她,亲眼看见她跟她妈交涉。”

张娟说:“天天相,那得相多少啊”

方迪说:“这都是早就在我妈那儿挂号的,攒了两年的单子,其实我就是个关系学的牺牲品。我妈磨不开面子,那我就相呗,权当为老人家分忧解难了。”

张洁说:“哼,哼,这就叫得了便宜还卖乖。”

方迪笑笑说:“又没当真,得什么便宜啊?俺信缘分,不信媒妁之言俺等。”张洁说:“哎哟,那不浪费了?再相亲你带上我呀,姐给你打扫战场。”张娟像小学生举手发言一样举了一下手,说:“姐,我也要分战利品。”家。

章小兰问:“你往机械厂跑啥呢”

方迪说:“孙瑶没说清楚,是机械制造之类的厂,是很多厂。”

章小兰说:“赵志强他爸是红光机械厂的总工程师,这方面的事找他呀。”孙瑶说:“找了,没用。你就造一两台机器,不够人家塞牙缝的,根本不搭理你。你就是拿图纸加工也不行,零件太琐碎,够不上批量,说白了就是大炮打蚊子。”

翟英说:“方迪有路子,可以走走上层路线嘛。”

孙瑶说:“嘁,那就更是大炮打蚊子。人家机械厂的人说了,就你那点活儿,路边儿找个车床加工铺子都给你干了。迪子准备调整思路,从明天起专找车床加工作坊。”

张娟说:“要是这样,我有个远房表哥倒是开车床加工铺的,在环城路上,平时也没什么来往,就是逢到过年来家里看看我父母。”

方迪说:“好啊,那我先谢谢啦,明天你带我们去。”

张娟说:“明天不行,我得先联系,看这边是干什么活儿,那边能不能干?得八字有一撇了你们再过去。这是给迪子帮忙,得慎重点,别巴结不成还惹了一身臊。”

方迪说:“我招你惹你了?”

张娟笑笑说:“你看,实话不中听,可俺还就会说实话。”

孙瑶说:“你抓紧点,趁我现在有空能开车陪迪子跑跑。北京这么大,这开车跑了几天都累得不轻,她要打的一家一家跑就更不方便了。”

张娟说:“明白,我抓紧办。”

方迪说:“先吃饭吧,回头再跟娟儿细说。大家聚会,别让我揽得跑题了。”董丽说:“不会,同学聚会就是为了联络感情,没个帮衬还叫啥感情”

一辆黑色轿车在北京的一条环城路上疾驶,公路两边的大片田野还残留着白雪,窗外天寒地冻,车内却是暖融融的,孙瑶驾车,方迪坐在副驾驶,张娟坐在后面,一路有说有笑朝张娟表哥的车床加工作坊驶去。

车子在路边的一座院子门前停下,在院子外面就能听见里面传出的机器声音,院子的大门关着,只开了一扇小门,院门右侧挂了一块牌子:卫东车床加工。方迪三人下车,张娟领着她们走进院子,院子里堆放着一些钢管、角铁等材料和一堆堆加工后的废料,几个红砖砌成的圆形小花坛里种着一丛丛细长的竹子。来到加工车间,车间里摆着几台车床、铣床和线切割机等机器设备,每台机器旁都有工人在干活,噪音很大。

张娟冲着一个穿工作服棉衣的人大声喊:“东哥。”

被叫“东哥”的人不到四十岁,留着平头,胖胖的,一副憨厚朴实的面相,正全神贯注地加工一个小零件,见张娟她们来了,停掉机器,说:“来了?”张娟介绍说:“这就是我表哥,雷卫东。这是我同学,方迪和孙瑶。”方迪寒暄道:“东哥”上前握手。

雷卫东伸开双手说:“不了,我手上全是油。到办公室吧,那屋暖和点。”办公室是紧邻院门的一间房子,里面有些杂乱,靠墙并排放着两个文件柜,两张办公桌面对面地放着,上面东一摞纸西一个茶杯和电话等东西零零散散地摆满了桌子,两张单人沙发中间有一个木制小茶几,显然是招待客人的。房间里比外面暖和多了,一只煤球炉上面正烧着热水,支得老高的烟囱伸向屋夕卜。

雷卫东把客人带进办公室,说了声:“你们坐,我先去洗洗手。”然后走到墙角的自来水龙头,从水池旁边抓了一把用碱面和锯末掺在一起的东西洗手。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