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戴梦岩从香港起程,再从法兰克福转机抵达柏林。由于之前的那次债务会议人住过梅尔卡酒店,对这家酒店比较满意,这次来柏林就仍然住在这里了。办完人住手续时间已经是下午4点多了,戴梦岩叫了一辆出租车去诺伊瑟尔街。

这条街果然如梁士乔所描述,是一个平民阶层的社区,看不到一点繁华的迹象。戴梦岩并没有马上去摁5楼1号的门铃,而是站在楼下观望这幢楼,观望周围的环境。这时刚好走来一个男子摁密码开单元铁门,戴梦岩朝男子了一下。那戴梦岩是个是坏人,就没太在意,戴梦岩跟在那人后面进了楼道,那人上到楼开门进屋了戴梦岩续5了下门。

门开了,叶子农开始还没反应过来,不知道是谁,等戴梦岩摘下茶色镜认出来了,也一下子愣住了,惊姥地说:“怎么……是您”

戴梦岩笑着说:“是啊,刚巧有个人开门,我就跟进来了。”

那。戴梦岩了。

戴梦岩了就。

叶子农不知戴梦岩的来意,关上门,客气地问:“您这是……”

戴梦岩前的兰一门。梁士乔跟她描述过叶子农住所的简陋状况,但实际看到的情景与她脑子里的想象还是不太一样,比想象中的更狭小、更简陋、更脏乱。虽是白天,但房间里面还是开着灯,自然光线被厚厚的窗帘阻隔在外面,形成了一个封闭的空间,这让一进来的她需要一点时间适应里面的光线。房间里有一种日积月累的烟味,那烟味好像从房间里的每一件东西上散发出来。这套狭小杂乱的房子在她看来简直无处下脚,哪一个角落都找不到可以跟“舒服”两个字联系起来的东西。墙根的电视机开着,放着推倒柏林墙的德语纪录片……

叶子农见她这么认真地打量房子,就思忖:是不是她对红川劳务没信心,提前考虑卖房子的事了?于是谨慎地说:“红川还没结果呢,您现在就看房子……”

戴梦岩说:“我不是看房,是看上你了。”

叶子农谦卑地说:“哟,我能给您帮什么忙呢。”

戴梦岩说:“没听懂吗?那我再说一遍。我看上你了,就是男女的那种。”叶子农没动声色,大脑里却呆住了,这是让他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最多能想到的也不过就是帮个忙、共点事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扯到男女的事上?他看着戴梦岩,看着这个拥有无数狂热影迷,集名气、美貌、财富于一身的女人,脑子迅速地疑问、判断,迅速地归整出一个最直接、最简单的应对,平静地说:“那还等什么?开始吧。”

戴梦岩从肩上拿下挎包放到旁边的小塑料凳子上,走到叶子农跟前说:“好啊,我来给你脱。上面就不用脱了吧,用不上。”说着,去解叶子农的皮带扣。

就在皮带扣将要解开的时候,叶子农突然拨开了戴梦岩的手,抓起茶几上的烟、打火机和一串钥匙,说了声:“真他妈疯子”匆匆逃下楼去。

戴梦岩望着敞着一半的房门,听着叶子农急速下楼梯的声音,淡淡一笑。听着下楼的声音越来越远了,她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探头往下看,只见叶子农出了大门,站在马路边的人行道上定神,然后点上一支烟,漫无目的地望着街上。她回客厅拿上挎包也下楼了,出门的时候犹豫了一下,她看见叶子农拿走了一串钥匙,但是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没敢把门带死,而是虚掩上了,不注意就看不出有没有锁门。

叶子农听到单元的铁门响,回头看了一眼是戴梦岩,没理她。

戴梦岩走到叶子农面前,冷冷地说:“跟我来这套?早把你看透了!”叶子农见戴梦岩是脸朝人行道的一个方向站着,自己赶紧挪到靠墙根的位置,寸戴梦岩摆了摆手说:“您站这边,看我,脸冲墙。”

戴梦岩没明白怎么回事,问:“干什么?”

叶子农说:“你知道柏林有多少华人?全世界的华人没有不认识您这张脸的吧”

戴梦岩一副不在乎的神情,说:“我不怕,早习惯了。”

叶子农说:“我怕。”

戴梦岩站到脸朝墙的位置,说:“我既然来了,就一定是有准备的。你呢,也一定有你跑的道理。我给你个机会,你说实话,如果真的在理,我不难为你。”

叶子农说:“我总被人思,怕了,经不起折腾了。”

戴梦岩嘲讽地说:“总被思,为什么?”

叶子农说:“穷呗,人又邋遢,脏懒馋占全了。这不怪人家,我就是一只癞蛤蟆。”

戴梦岩说:“不老实!总被思就总有女人,男人惯用的伎俩。那我告诉你,你那点流氓把戏到了我这就算到头了。”

叶子农不吭声了。

戴梦岩说:“不说?好,那你就在我这儿屈就吧,别说我没给过你机会。”叶子农犹豫了片刻,说:“烫嘴。我怕你把聚光灯招来,剥夺了我的自由。”戴梦岩问:“仅仅为自由?没有性格、学识这方面的原因吗”

叶子农说:“不能说没有,但仅自由这一条,就足以让其他都无须关注了。”戴梦岩狠狠瞪了他一眼,说:“太刻薄了!你就是这么尊重女士的?”这时有个亚洲人模样的路人走过,边走边看戴梦岩,走过去了还在回头看。叶子农注意到了,就直勾勾地看那个人,直到那人移开了视线。戴梦岩也注意到了,先是把脸朝背对的方向转了一下,然后从领抽出挂着的茶色戴。

戴梦岩看那人走远了,说:“就算是普通朋友,你也不能把我晾在马路上吧”

叶子农去摁密码开门,这种单元门锁跟香港很多住宅楼差不多,都是电子门锁,每户有一个密码。开了门,两个人上楼回到屋里,叶子农关了电视和录像机,去厨房烧水。

戴梦岩把挎包又放回凳子,也去厨房看看。这只能算是一个所谓的厨房,不是因为厨房的空间更狭小,而是里面根本没有锅碗瓢勺,也没有米面油盐,唯有冰箱和炉灶还能与厨房搭点边,这说明叶子农是从不在家做饭的,一年四季都在外面吃,炉灶的作用只是单一的烧开水。厨台上有只好大的白色搪瓷茶缸,茶缸已经很旧了,有几处掉瓷的疤痕,内壁的茶溃日积月累早已变成了黑色,茶缸上面还有“抓革命,促生产”的红字。戴梦岩在内地拍戏时见过这种茶缸,那是用来表现文化大革命时期的道具,没想到叶子农居然还在用着“文革”时期的产品,这让她觉得叶子农就像那个红色年代一样陌生而遥远。

叶子农从一只绿色的茶叶桶里取出一些花茶放人茶缸,然后打开水龙头,把两只玻璃茶杯象征性地涮了涮,就算洗过了,拿着两只茶杯和大茶缸去客厅,放到茶几上。

戴梦岩也走过来,再次打量了一下屋子,说:“你看看你这穷酸样儿。”叶子农正在点烟,从嘴上拿开烟说:“谢谢。”

戴梦岩纳闷:“这你谢什么?”

叶子农坐下,说:“能让您获得优越感,这让我觉得我的穷酸也有了价值。”戴梦岩惊叹地摇摇头,拿过一只凳子也坐下,说:“你真够恶毒的,我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呢,原来就是个痞子。”

叶子农说:“您看,我们穷人也得打起精神过日子不是”

戴梦岩从挎包里拿出那只纯金打火机,没有显示打火机身份的包装盒和证书了,只是一只纯粹的打火机,轻放在茶几上,说:“没什么好买的,送你一只打火机。”

叶子农被打火机硕大的个头和金灿灿的质感给镇住了,尽管戴梦岩是小心轻放的,但打火机落下的声音还是让人感觉到了它的分量。他伸手去拿,火机差点脱手,完全不是平常习惯了的那种手感,太沉了。他小心地拿在手上,说:“好沉哪,是金的吧”

戴梦岩说:“没见过金吗”

叶子农说:“没见过这么大块的金。”

戴梦岩说:“那就见见吧。”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