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红川市对外经济服务公司的会议室里,布达佩斯亚欧实业有限公司与红川对外经济服务公司的第三轮谈判正在进行,亚欧实业公司的总经理叶子农、食品机械工程师莫尔、英语翻译徐红参加谈判,对外经济服务公司的办公室主任黄书宁、业务经理余其伟、公关部经理周雅丽参加谈判,谈判的焦点仍然是方便面生产线和过路劳务的相关条件问题。

红川食品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是中国知名的方便面生产线制造厂家,有5年的研制生产历史,是国内多家大型制面企业的生产设备供应商,产品远销美国、加拿大、意大利、南斯拉夫、比利时以及东南亚等国家。但是叶子农并没有直接与厂家接洽,而是选择了通过红川对外经济服务公司订购方便面生产线,这不仅是因为厂家没有直接出权,最重要的是红川对外经济服务公司是官商一体的公司,就是所谓的“官商”。叶子农知道这笔交易最终是不会成交的,红川方面可以得到的只是定金,将设备定金与过路劳务费一并集中到对外经济服务公司,无疑会加重驱动对外经济服务公司合作的利益筹在上世纪8年代至9年代初,中国的改革开放正处在探索阶段,党政军机关办公司是一种普遍现象。各地的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都是政府的一个重要部门,简称“外经委”。红川对外经济服务公司正是红川外经委的直属公司,外经委主任直接兼任公司总经理,公司的骨干力量也大多来自外经委的干部。尽管官商带来过一系列社会问题并终将退出历史舞台,但是在中国刚刚摆脱“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历史背景下,官商对于转变观念、消除政治顾虑、推动市场经济发展确实起到过一定的示范作用。

此时,发言的是工程师莫尔,他谈的是方便面生产线的输送机问题。红川方面的谈判代表听不懂英语,只能等一会儿听翻译的。

徐红翻译道:“我和贵方的工程师谈过多次,双轴和面机输送角度必须调整9度,切断分排机也要调整9度,否则两端的作业区空间太小,不符合安全生产要求。”

黄主任诚恳地回答道:“莫尔先生,红川食品机械厂有相当一部分产品是我们公司代理出的,有的厂房还没有你们的宽敞都安装了这个型号。你的意见我们非常重视,你是负责技术的,技术方面我可以答复你,这个真不是什么问题,说到底是个费用问题,我建议这个问题暂时先搁置,等我们核算过这个单项的造价以后再谈。”

徐红翻译给莫尔,莫尔说:“好的。”

黄主任说:“关于设备定金和付款方式,我们商量了一下,可以做适当的让步,但定金最少不能少于万美元。付款方式原则上接受贵方的要求,但首付不能低于、设备运抵布达佩斯后,等安装、调试运转正常了,再5“

叶子农想了一会儿,说:“可以,这个能接受。”

业务经理余其伟说:“那接下来就是谈劳务输出了,关于劳务输出批文,我们愿意再让一步,8万元人民币。户迁人费我们也让一步,每人元人民币。去布达佩斯的资信考察费我们还让一步,5万元人民币。如果叶先生接受这些条件,这个项目马上可以启动。”

叶子农摇摇头说:“距离太大。”

黄主任说:“叶总也要体谅我们的难处,我们是冒着犯错误的风险跟贵方合作的,出国的那些人回来跟我们要耕地怎么办?违反了户籍政策怎么办?搞不好是要犯大错误的。”

叶子农说:“出国的那些人如果真回来,那是一笔招商引资的资源。中国现在执行的是1958年的户籍管理条例,且不说是否适应市场经济发展,即使是原条例也没有禁止公民户迁移的条款。你们的政策研究室和法制办是专做这门功课的,你们明白这个。中央一再强调,改革是没有既定模式可借鉴的伟大创举,所以要摸着石头过河,胆子再大一点,步子再快一点。什么叫摸着石头过河?就是摸对了过去,摸错了回来。你不伸到水里摸摸,你怎么知道能不能过去?解放思想,就是要扯下裹脚布,迈大步子。”

余经理笑笑说:“裹脚布是扯下来了,可叶先生不接受这些条件,步子迈不开呀。”

公关部经理周雅丽说:“我认为你们缺乏合作诚意。”

黄主任瞥了周经理一眼,显然是不满意属下的这句表达。

叶子农说:“你可以那样认为,但是每天在红川消耗资金的是我们,而且我们也不会无休止地这样消耗下去。合作不是你死我活,是利益的趋同和妥协。”

黄主任说:“费用问题有分歧,不要紧,也可以搁置,我们都回去再想想。现在我们谈谈由外经委组团去布达佩斯考察的问题,先不谈单项费用,只谈组团人数、接待规格、考察项目,这些问题不是孤立的,是对其他条件有影响的,我们草拟了一个方案。”

谈判继续进行

第三轮谈判结束之后,叶子农和莫尔、徐红离开红川对外经济服务公司,乘坐同一辆出租车回到红川国际饭店。下了车,三人说着话走进大厅。莫尔说:“叶先生,我一直想问,为什么要在布达佩斯建方便面厂呢”叶子农说:“因为东欧人民不需要主义了,需要填饱肚子。”

徐红扑哧就笑了,赶紧捂住嘴。

莫尔问:“你笑什么?”

三人正往里走着,忽然听到有人喊:“子农!”

叶子农听到了,只是怔了一下,没大在意,因为他在红川是没有熟人的,也更不会有人用“子农”称呼他。

但是那声音仍在喊,这次喊的是:“叶子农!”

叶子农站住了,转身一看,呆住了,眼前的这个人竟然是老九!只见老九从休息区的沙发旁朝他走来,脸上挂着微笑。叶子农惊诧地问:“你怎么在这儿“

老九走到近前说:“找你呀。”

叶子农这才想起来握手,于是伸出手说:“你好你好。”然后对莫尔和徐红说:“你们先上去忙吧,我这儿有客人。”

老九说:“我下午到的,打电话找不到你,就又跟雪红联系,她给了我一个对外经济服务公司的号码,我一问,他们说你刚走,那我就在这儿等呗。”叶子农问:“房间订了吗”

老九说:“都订好了,在你楼下51房。”

叶子农说:“那……先去我那儿还是先去你那儿”

老九说:“我来找你的,当然先去你那儿啦。”

叶子农说:“那好,咱们上去吧。”

红川国际饭店是红川市规格最高的酒店,叶子农住在9层99号商务套间,比标准间多了一间办公室和一间客厅。进了房间,两人在客厅落座,叶子农了。

老九说:“老弟,听说你这边进展不错。”

叶子农说:“还行吧,大概就是这两天的事了。你呢?来这边办事”老九说:“我一个开饭馆的又不做贸易,能有什么事?就是想来看看你。”

叶子农有些姥异:“你来……就为找我”

老九说:“是啊,我从纽约到北京,没出机场就飞红川,就是来找你的。我想跟这儿住些日子,真没什么事,就是想在你不忙的时候跟你聊聊天。”叶子农更纳闷了:“聊天?我能跟你聊什么?”

老九说:“咋?俺不配跟你搭话”

叶子农说:“不是那个意思,是说也没什么事,咋个聊法呢”

老九说:“瞎聊呗,聊啥都行,我就愿意听你说话。”

叶子农说:“你放着纽约的餐馆不管,就为来聊天”

老九说:“那餐馆半死不活的,看着就闹心,还不如不看呢。出来找个人喝点酒聊聊天还好受点,不然得憋死呢,哈哈。”

叶子农沉默了好大一会儿,问:“我是叫你老哥还是叫你九哥呢”

老九说:“比我小的都叫我九哥,你不介意的话这么叫也行啊。”

叶子农说:“那好。九哥,先啥都不说了,红川好吃的我都摸清楚了,我先带九哥好好吃两天,也先谢谢九哥这么抬举搭我一眼。”

老九笑笑,说:“兄弟喜欢吃,那咱就定个规矩,以后只要有我九哥在场,凡是吃的事就统统归我打点。九哥没啥能耐,也就能撑点这碎银子的事。我知道你这儿很忙,来之前我也是左思右想,怕给你添麻烦……”

就在老九说怕添麻烦的时候,电话铃响了。

叶子农到办公室接电话,电话是黄书宁主任打来的。

黄主任说:“叶总,刚进门吧?不好意思啊,没等你休息一会儿就打扰了。你看这阵子老是吃叶总的,过意不去呢,要是叶总晚上没啥安排,我想请你出来坐坐。”

叶子农说:“黄主任客气了。都有什么人参加?”

黄主任说:“就你我,没旁人。1分钟以后我车到楼下接你。”

叶子农看了一下桌上的表,说:“这还不到6点,太早了吧”

黄主任说:“不早不早,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好,待会儿见。”

叶子农放下电话思索了片刻,回到客厅重新坐下,对老九说:“可能要亮底牌了,这顿饭必须得去,晚饭就不能陪九哥了。”

老九则起身,说:“正事要紧,你忙你的,那我就先回去了。晚上我在房间等你,饭不能吃了,咱找个地儿喝茶去,喝咖啡也行嘛。”

一辆黑色尼桑轿车沿红川北环路一直向西行驶,黄主任开车,旁边坐着叶子农。黄主任并没有挑选市内的豪华饭店,而是去了郊外。

傍晚,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中秋时节的天空又高又远,蓝色的天际飘着白云,只有夕阳西下的边际隐约出现一抹淡红。树木尽管还是绿色的,但已经不是青嫩的绿了,是一种成熟的深绿,仿佛有汁液要滴落下来……秋风吹来,哗哗的响声中多了一种萧瑟的意味,偶尔传来几声秋蝉无力的嘶鸣……一切都呈现出一种诗意的美丽与苍凉。

叶子农不好意思问去吃什么,黄主任也不主动说,两人一路闲扯,都是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直到出了城,叶子农终于忍不住了,问:“黄主任,咱们这是去吃什么?”

黄主任笑笑,不紧不慢地说:“请你吃饭,我还真是犯愁了,你说你这种人走南闯北什么没吃过?所以呀,请你吃饭就得吃点绝的,好不好吃先不说,起码是你没吃过的。咱去蔡庄镇,还有几十公里呢,我说不早吧,到地方也就到饭点了。”

叶子农又问:“什么好吃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