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八章

第八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1991年9月11日,叶子农独自一人先行来到布达佩斯,人住亚斯索尔尼酒店,这里也将是注册公司后的法定办公地,这标志着劳务输出计划正式启动了。

在柏林动身之前,叶子农从侨会收集了大量有关国内招商引资的资料,这些资料大多都是由地方政府主管招商引资的机构组织编写,通过官方或社团流人海外。叶子农经过缜密研究,根据劳务输出计划的条件需要和地方经济利益的条件需要,选择了位于中国腹地的红川市作为劳务输出组织城市,定在布达佩斯方资叶子农在布达佩斯受到了匈牙利华人商会的热情接待,事实证明林雪红求助华人商会是正确的,尤其是在人地两生的情况下,海外华人商会在信息交流、相互协助方面确实发挥了重要作用。在商会的引荐下,叶子农联系了由当地华人经营的注册代理业务公司和商务咨询公司,实地考察了几家闲置厂房,选定了布达佩斯北部一家犹太人开办的工厂,提前做好了各项预备工作,就等林雪红一到正式注册公司和租赁厂房。

匈牙利是个东欧小国,既不靠海,也没有多少自然资源,加之长期实行教条的苏联经济模式,国民经济一直不景气。东欧剧变后,匈牙利政府开放国门吸引外资,国内也加速私有化进程,然而由于整个东欧都处于裂变与战乱的状况,以及匈牙利国有经济产权的私有化转变等各种因素,导致了失业问题严重,所以外资的注册门槛很低,注册资本只要8美元就够了,其中7美元注资存人银行账户,1美元交给律师,手续非常简便,有了公司法律文件就可以拿到居留卡。

匈牙利是欢迎中国人来办公司的,但是大多数来匈牙利的人并不是为了投资经营,而是为了过渡西欧。中匈互免签证协定第一条规定,缔约一方的公民凭有效的旅行证件,可免办签证进人缔约另一方境内,并可在该国逗留天。有接应渠道的人根本用不了天就神秘蒸发了,又神秘现身在西欧某国。没有渠道的人或黑着身份等待时机,或办个公司当起了倒爷。所谓“北京的倒爷震东欧”,主要指的就是莫斯科和布达佩斯。

9月15日,星期天。按事先通报的情况,林雪红一行将于晚间抵达布达佩斯。星期天各机关单位都休假,叶子农无事可做,下午来到自由市场闲逛。自由市场里,各国摊主与顾客之间的交易进行得热火朝天,各种不同的语言之中夹杂着一些简单的匈文与手势,你来我往地讨价还价,而更多的摊主是中国人,恍然间仿佛置身于中国市场,只有实地来到过这里的人才能真正明白,什么叫“北京的倒爷震东欧”。

叶子农漫无目的地逛着,对服装、首饰、化妆品之类的东西不感兴趣,逛着逛着,一个卖打火机的小摊引起了他的兴趣,摊主是个多岁的中国小伙子,穿条牛仔裤和一件灰白色牛仔夹克,坐在一个折叠马扎上。地上铺着一块一米见方的小毛毯,毛毯上摆着几十只打火机,有温州的恒星、上海的葵花、美国的、英国的登喜路,等等。毛毯三分之一的地方摆着十几把握柄可折合的刀,行话叫蝴蝶刀。

叶子农蹲下,拿起一只火机习惯性地摆弄了几下,用英语问:“多少钱?”

小伙子一地道的北京腔:“中国人吧”

叶子农问:“你怎么知道”

小伙子说:“你看你,鞋是温州的,衣服是出转内销的。”

叶子农说:“可以呀你。”

小伙子不以为然地说:“干这个的。哥们儿,你露底了。”

叶子农不解:“什么露底了?”

小伙子说:“你拿的那个是三铰链黑裂,有年头了,行家没有拿藏机玩的,表演也最多用个酷贴章。你那手法也露怯了,那叫拈花一笑,你偷巧了,就这两下子也敢出手”

叶子农笑了,说:“这回你走眼了,我什么都不懂。这是收藏机?那点烟就糟蹋了。”

小伙子拿起一只圆角纯铜火机说:“烧机就用41复刻吧,经典、耐造,还便宜。听音你也是北京人吧?同城弟兄不多要你的,你给万福林吧。”

福林是匈牙利币,时值匈牙利通货膨胀,黑市1美元约兑换5福林。

叶子农说:“我只有美元。”

小伙子说:“付美元还能优惠点,你给4美金吧。”

叶子农说:“这还便宜?我那火机跟你这一样,才5块钱,人民币。”

小伙子不屑地说:“你那是温州仿造的,5块你都买贵了,进价不超过15块。你再看看这是什么?这是1,正品美国造。算了,不跟你说了,啥都不懂。”

叶子农说:“那好,就4美元。”

小伙子把打火机装进包装盒里,叶子农接过打火机准备掏钱。

突然,小伙子脸色大变,叶子农顺着小伙子的目光向自由市场的进出望去,只见从大门进来两个威风凛凛的匈牙利警察,那副庄严的打扮让人一见心里就怵了三分,漆黑锃亮的大皮靴,灰制服、大盖帽,腰间的武装带上挂满了手铐、手枪、警棍、报话机、哨之类的装备,两个警察昂首挺胸地走到一个摊位前,用手指着那个摊主说了一句匈文,那摊主忙伸手从怀里掏一小小子不地着看

一的时都能有。

叶子农问:“他们干什么?”

此刻,那两个警察与小伙子之间还隔着十几个摊位。小伙子手脚麻利地将摆摊用的小毛毯四角一收,眨眼间整个摊子就变成了一个大包衹,只听里面的打火机哗啦哗啦响。看看叶子农还站着没动,也顾不上没给钱了,包衹一背就往自由市场的另一个出跑。

叶子农没付钱,只能紧跟在小伙子后面。小伙子到一条河边的台阶处停下来,向身后张望了一阵,确信没有警察追了才放下肩上的大包衹,坐在台阶上大喘气。

小伙子见叶子农跟过来了,竖了一下大拇指,喘着粗气说:“哥们儿仗义,我以为你躲了不给钱呢。查护照的……身份黑了,丫不给签证,抓住就驱逐出境。”

叶子农掏出4美元递过去,小伙子接过4张1元面额的美纱验了验真假,拿出一张还给叶子农,说:“哥们儿仗义,收你张。”

叶子农说:“谢谢,不用了。”说完转身要走。

小伙子急忙站起身说:“大哥留步!大老远的在这儿碰上不容易,聊两句。你刚才那手法露怯了,出去给咱玩!的丢份儿,我给你纠正纠正。我不是坏人,北师大刚毕业的。”小伙子说着拿出折叠马扎展开,这就算让座了。

叶子农把马扎后移了一点,与小伙子保持一个恰当的距离,坐下说:“我是想事的时候习惯在手上摆弄,没想玩什么,也不知道什么是玩!。”

小伙子拿出烟让叶子农,叶子农推挡了一下,拿出自己的烟。

小伙子收起烟说:“你的烟好,抽你的。”跟叶子农要了一支,从腰间的皮套里摸出打火机先给叶子农点上,自己再点,说:“大哥稍等,我先检查一下机器。”然后打开毛毯,重点检查几个贵重打火机看有没有磕碰,嘴里念叨着:“哎哟……他妈的心疼死我了。”

叶子农笑笑说:“真是,烧什么的都有。”

小伙子拿上刚才点烟的那只打火机说:“!是英文”力8,玩7的广义就是玩打火机的各种手法技巧,火机魔术的意思,狭义是指玩的圈子,就是1火机。当然你玩别的火机也可以,没什么规定的,不过还是公认玩最正宗。看好了,我给你玩一套。”

说着,小伙子开始表演,一只小小的打火机刹那间像有了灵魂一样在他手里舞动,不知火从哪里来,也不知从哪里熄灭,一轮又一轮……打火机任凭怎么翻转都游刃自如,哪里还是一块金属,简直就是一个鲜活的生命。最后,小伙子“啪”地一思合上盖子结束表演,说:“看见了,这才叫玩丁。”叶子农看呆了,惊叹地说:“真没见过……了不得,太了不得了。”

小伙子自我介绍说:“我姓沈,叫沈彪,绰号北京刀客,圈里都叫我彪哥,其实他们好多比我大,圈里不按年龄,论道行。我真不是坏人,北京师范大学刚毕业一年,我倒是想学坏来着,可来不及呀,没时间。玩丁要的是功夫,功夫不到说啥你都是秀才。”

叶子农纳闷:“你玩火机,怎么会叫北京刀客呢”

沈彪说:“外行了吧?玩7不懂刀,你只能算半个江湖。今天手头没油,不然来个火之浴什么的。蝴蝶刀有几把,我给你来一个。”

沈彪拿出一把蝴蝶刀“唰唰唰”舞动起来,只见刀光如雨,不见刀在何处,看得人眼花缭乱,犹如漫天蝴蝶……突然一个炫目的收刀动作,戛然而止。叶子农又看呆了,说:“这刀是真格的吗?”

沈彪眼光一竖,说:“笑话!8147,美式几何刀头,人称鬼溅血,没几年功夫玩不了这个。看看我这手,刀伤都够你数的。”

沈彪伸过手去,叶子农一看,果然满是刀痕。

叶子农说:“你多大了?我看你不像刚毕业的。”

沈彪脸一红,沮丧地摇摇头说:“今年8了,高中复读一年,大学多读一年,硕士又比人家多读一年,学分难修啊,兴趣不在那儿。唉……想家了,还是咱北京好哇,哪像在这儿整天被警察追着,真他妈跟孙子甭找钱。”

叶子农说:“那就早点回去吧,路费不够吗?”

沈彪说:“那倒不是,我是借道去美国。看了篇报道,世界大赛美国的托尼卡拿了第一,我那叫一个来气。你说,没有咱中国人参加的项目能叫世界第一吗?我就是再苦再难也得到美国给丫灭了,咱中国有人呢,他是第一我他妈往哪儿放”

叶子农说:“就为这点事,至于吗?”

沈彪一听生气了,说:“中国就是让你这种没血性的人给耽误了。算了,不说了,一点兴致都没了,你走吧。”

叶子农打量着沈彪想了一会儿,说:“有联系电话吗?给我一个。”

沈彪问:“干吗?”

叶子农说:“两个月内也许有人跟你联系,能不能帮上忙看你运气了。”

沈彪赶紧拿出纸笔写下电话、姓名交给叶子农,也顾不得生气了。

叶子农看了看,起身说:“出门不易,多保重吧。”说完转身就走了。沈彪追上一步:“大哥,还没请教尊姓哪。”

叶子农没回头,只是摆摆手说了一句:“不值一提。”

晚上,叶子农知道林雪红一行飞抵布达佩斯的时间,所以没有出去找吃的,在酒店餐厅随便吃了点东西就回房间了。其实这几天他一有时间就走街串巷找吃的,不管到什么地方他都不会先关注当地的风景名胜,而是先打听风味美食。

时间不多久,林雪红来电话了,说他们已经住进酒店,一会儿就过来。几分钟后林雪红带着两男一女来了,其中一位是库格列夫,叶子农在柏林会议上已经认识了。大家礼节性地握手寒暄,然后到客厅就座。客厅沙发坐不下5个人,林雪红就拿来一把椅子坐下。

林雪红介绍道:“这是莫尔先生,食品机械工程师。这是徐红女士,翻译。”

莫尔多岁,美国人,五官端正,个子很高,朴实的脸上总挂着微笑,看上去亲和而开朗。徐红多岁,美籍华人,长得很漂亮,留偏分式齐耳短发,中等个子,穿一身质地很好的浅色裙装,人显得非常有灵气。

叶子农用英语问:“莫尔先生,测量工具都带了吗?”

莫尔点点头说:“是的。”

叶子农说:“明天签厂房租赁合同,厂址的选择是出于多方面考虑的,一经签字厂房就不能改变了,但标准配置的生产线不一定跟厂房匹配。你只有两天的时间勘察场地,如果标准配置的生产线跟厂房不匹配,怎么改装、变通,到了红川以后你跟厂家谈。”

莫尔说:“我明白。”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