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穿越 >五代河山风月 > 419、进攻的原则(下)

419、进攻的原则(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一般来说,要尽量避免战事直接进入决战阶段。

且在决战之前隐藏自己的战略意图,即便保持绝对优势,也不能因傲慢自大而打不计算后果好代价的战争。”花园里,史从云袒胸露背,他刚刚操练了一番,大梁的天气也开始热起来,干脆就不穿了,反正这里是他后花园,没什么外人,就算是范质、窦仪也不能拿他怎么样。

他一边口述,那边身着澹绿长裙的赵侍剑正微歪着小脑瓜用笔记录下来。

她并不理解所有的东西,只负责记录。

而对于史皇帝来说,很多东西是他十几年来打战打出来的理解,还有看出的感悟,至于为什么写下来,或许是抱着留给后世装逼的心理,或许是想在茫茫历史长河中留下一点足迹。

毕竟短短数十年,对于人类历史来说很短,对于生物史来说微不足道,如果放大到茫茫宇宙,那就连一点波澜也没有,他想至少在沧海一粟的小小环境之中,他能留下一点痕迹也好。

对于史皇帝的心境,很少有人理解,他也从来没表现出来过,他是理解虚无主义的,只是他也明白自己活在现实中。

“战争是敌我双方的互动,所以我认为孙子说的胜可知,不可为是很有道理的。

对于战争,胜利的方式和条件很多人都知道,但这些条件并非一开始就能具备,如果不具备取胜条件,就先利用已有条件保全自身,等待可胜之机。

但机会不一定要自己创造,很多时候敌人也会创造有利己方的条件”

写到这,赵侍剑微微抬头,有些惊异的问,“那岂不是很多时候要靠敌人。”

史从云咧嘴一笑:“自己能创造条件当然好,不过战争很多时候都是及其艰难的,而人并没有他们自己或是别人说的那么聪明,很多时候错综复杂的战场上先保证自方尽量不犯错,再利用敌人的错误取胜是非常高明的策略。”

“可他们都说是官家运筹帷幄,神武明断,逆转乾坤。”

“哈哈哈哈!”史从云颇为得意,高兴的笑了,心想这些大臣可真会说话,他喜欢听,不过也只是一笑而过,“他们说得有些道理,但我能决断的也不过人事的方面,跟多情况是人力不可控的,在复杂多变的战场上更是如此。

所以将领在遵循总体原则的情况下还要会随机应变。”

史从云说着看了一眼,发现赵侍剑把他们刚刚的对话以问对的方式记录下来,类似论语,类似李卫公问对。

看来小娘子心里也想着留名的啊。

桂江是一条大江,江宽数百步,往北群山耸立。

这里的山与云贵川蜀之地的那种动辄延绵数百里,一山横贯数十州的延绵大山不同,这里的山更加秀气娇小,也不是连绵一片的巍峨耸立,而是一枝独秀,众峰成林。

一座座不高但十分陡峭的山如同一根根尖针,直插云霄,看起来十分好看,有一种奇异的美感。

这种独特的的地貌也创造了独特的环境和文化,那就是这里遍布的村寨之间也没有普遍的文化或者情感认同,就如同这些耸立的独秀山林,多数时候都会各自为战。

以至于南汉中央对这片地区的控制其实十分薄弱,这点早在出兵之前秦国的宰相们就已经知道了。

这是最后天子做出决断,桂州可取的一个重要原因之一,预计不会在这里遇到激烈的抵抗。

郭廷谓和司超站在船头,身后舟舰连绵,延绵数里,静谧的桂江之上火光闪烁,如一条蜿蜒长龙,江水被染成火红。

司超颇为感慨的说:“这里的山水真是漂亮,某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好看的。”

司超是辽西人,曾经到达最南面的地方就是衡州,这样的秀丽他从小到老都没见过。

“桂江两畔的山水绝伦俊秀,奇异美丽,我年轻时在江南旅居,曾经来过一次,也是震撼异常。”郭廷谓感慨,作为郭子仪的直系后人,他们家的日子好过,毕竟只要是个人物,都会卖他们祖先一点面子,但也好过不到哪里去,他自小也背负沉重的包袱,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不敢轻易放纵,生怕辱没先祖门楣,同时又觉得有心无力,永远赶不上先祖的成就。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