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穿越 >五代河山风月 > 321、史从云的炮兵战术(一)

321、史从云的炮兵战术(一)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高平,草长莺飞天,春风拂面,万里无云,表里河山之象的河谷群山气势雄浑,往北群山万壑迎面来,河谷中的平地上,炊烟满地,林地稀疏,阡陌纵横。

山西的山史从云早不是第一次见了,这里的山自带一种雄浑苍凉,无论是东面的太行山,中间的中条山,西面的吕梁山,自古都是南北内战,外族入侵的最前沿战场。

而南上北下的军队,不可避免又会在长平附近相遇。

史从云嘘唏不已,地理决定历史,有些东西他不用看历史都能想到,比如中国古代战争最频繁的城市会在哪里。

除去几个首都城市,长安,洛阳,开封,北京等,最多的肯定是淮河沿岸的重镇,如徐州,合肥,寿春等,因为南北要打仗,无论人是怎么想到,最后大概率肯定会在那打,这是地理决定的。

如果说蜀地,战争最多的肯定不是成都,因为敌人打到成都就没救了,北面是汉中西面的西县等隘口,以及利州(广元)重镇,南面的重庆,夔门。剑门关都排不上,敌人要是打到剑门关,就说明丢了汉中,丢了汉中蜀地长久不了。

而河东这片地区就比较特殊了,它居高临下,北面过雁门关连通草原游牧民族,东面俯瞰河北平原,南面过河南直接能到洛阳,西面过黄河便是关中长安,往西就是陕西河套。

除去太原,山西这地方哪里都有大战,东面也好,西面也罢,秦赵长平之战,汉初韩信北逐,汉朝出兵匈奴,唐朝起家,李世民夺河东,金朝灭北宋等等,所有的大战小战都遍布山西。

因为山西的板块天生更高俯瞰河北,中原,河中,控制山西,就像一把悬在中原,关中,河北头上的剑,随时可以居高临下发起攻击。

而又因为其地理位置,使得山西北部,自春秋战国起,就长期成为抵御外族战争的前沿。

常有人说哪哪为了抵御外地也是抛头颅洒热血的,也是奋战到底,杀得人头滚滚的

这话要是放在太原以北,陕西北部去说,估计百姓都一脸茫然不知道想表达什么,因为对于这一带的百姓来说,别人以为的浴血奋战,几代人遇到一次的血战,对他们来说很可能只是家常便饭。

史书上记载这一带自秦汉开始,最惯用的描述就是妇女小孩都能挽强弓上阵杀敌。

正因为这些,史从云始终对北汉这个小国保有戒心,如果边地百姓支持刘钧,那战不会那么好打,如果离心离德是最好的,离心离德的军队没什么战斗力。

这次兜兜转转又回到高平,也就是古代的额长平附近,又是要在这里堵国运,这和七八年前官家初登基时如出一辙,甚至和一千多年前秦赵大战如出一辙。

或者说和历史上很多时候如出一辙。

他们都只是在大地母亲的安排下,又一次在这里相聚。

当然,史从云心里清楚得很,这不是什么宿命,也不是什么玄之又玄的冥冥中自有天命,而是地理塑造历史的结果。

史从云遥望北面,身边旗帜招展,金戈铁马,大军环伺,数不清的人马黑压压在两侧展开,大量亲卫骑兵随行。

原野上的大军配盖大地,和上次他来高平时已经完全不同。

远处,白水河后方的泽州城已经隐约可见,起伏的丘陵挡住一些视野,不过依旧能够目视。

“有多远?”史从云问。

“十四里!”随行的郭进利落答应。

史从云点头,前方是几座不高的山挡住视野,他之所以在这停下,是因为昨天邵季率前锋五百余骑向北试探,在前面山口击败李筠军的前锋,斩首数百。

随后一路往北追击,一直越过白水河,越过泽州城追到北面。

之后泽州城中大军出动,他们立即往东迂回,往东面饶了一个大圈,才摆脱泽州城的大部队回到中军。

既然李筠军已经发现他们到了泽州附近,就不可能坐视不理。

同时邵季也探查到一个重要情报,李筠的大军已经南下到达泽州,这样一来史从云也不敢冒进。

史从云用马鞭指着前方两处几百米高的山坡中间山谷,隔着五六里地的样子,说到:“山里可能有伏兵。”

众将随着他所指的地方看过去,大军所在的位置是一处小村庄前,前方是大片空地,往北是大片平坦的田地,堆着不少冬天留下的麦秆,田地里有些新绿,不过大多不是早苗,而是杂草,这附近的百姓早避祸去了。

往北空荡荡的平地延绵数里,过一条不到膝深的小溪,就是北面的两处小山,山上是密集的林木,正中一条大道,直通北面泽州。

党进骑着马有些急不可耐的开口,“官家,让某为前锋吧,去试探试探。”

他摇头道:“不用,再等等,你进去他们堵了山口怎么办,北面李处耘等人的大军应该快到潞州了,不急一时。”

王审琦和王全斌两个大将同时拱手道:“官家,要在这下寨吗?”

“等等看,看李筠过来不过来。”说完他看向身边的邵季,王全斌,党进,郭进等诸将,笑道:“咱们中军只有三万,李筠要是带着昭义军和北汉军前来,少说是咱们两倍人马啊。”

“大帅,他来再多也人也没有,区区狗贼何足为惧!”党进倒是勇得很,引来众人大笑,大家都知道他勇。

“那是肯定的额,党将军光着膀子就敢爬剑门关,贼军中定找不到这样的勇士!”王全斌抚这胡须道。

众人也纷纷回想起去年的事来,说起这壮举,党进也颇为得意。

但郭进面色却不太好,他认真的开口:“官家,打仗不能儿戏,如果对面是我们两倍必须小心,臣建议还是先设营垒,遍挖壕沟设鹿砦。

如果贼人大军来了,先避战据守,等后方大军动作,再南北对进,夹击贼兵方为取胜之道。”

史从云还没开口,那边刘清川等众将面色不悦道:“大胆!哪里轮到你教官家打仗,官家打的胜仗比你过的桥还多,轮得到你来教打仗!”

“哼,某只说自以为对的,却和那些无关!官家爱听不听罢。”没想到郭进一个防御使,脾气却很硬。

众将不忿,还要和他吵,被史从云抬手制止了。

毕竟在他们心里,这么多年一路打来,史从云的威望在军中早到了如日中天的地步,如今这郭进居然敢质疑,众人当然不爽快。

不过史从云不傻,心里虽然舒服,却也明白,郭进是理智的。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