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穿越 >五代河山风月 > 30、赵侍剑的路

30、赵侍剑的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词句都是大白话,没半点文才,一看就是出自粗俗武夫之口,连遣词造句也不会,许多地方词不达意,着实恼人。

而最惹赵侍剑生气的是最后一句,什么叫让她别嫁人,他还活着,自己嫁不嫁人与他有何相干?

偏偏这么一说,外人看来好似他们之间有什么托付终身之约,说得不明不白,差点把她气哭。

赵侍剑也反应过来,为何主母顾英和小姑要待她这么好,她们显然都误会了,可这样的误会,她没法说起,便越想越委屈,越想越难过。

果然是个浑人,连说话也说不清的!

赵小娘越想越气,越想越觉得浑人可恶。

自从知道北方打胜之后,史从云给她的财帛她半点没动,都好好存着,只等他回来好归还,撇清两人关系。

可被他这胡写乱说的家书一闹,她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如今她本就是小小侍者,哪有机会争辩。她也尝到位卑身微的无奈与辛酸,别人表述不清的词句,说不定就能强行断定她这一生。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的浑人!”赵侍剑伤心气愤的骂道,可当下她也只能骂,心中是无力和辛酸。

她回忆起小时候跟着爷爷,爷爷在她心中,在天下人心中都是个不得了的人物。

太爷爷是从事农耕的普通百姓,但爷爷很有出息,孤微发迹,先后担任过陕府两使留后、御史大夫、节度判官、翰林学士承旨、金紫光禄大夫、户部侍郎、门下侍郎、同平章事、监修国史,还加封过光禄大夫兼吏部尚书,主管过户部。

后来还任检校太尉本官,外出担任过晋昌军节度使,移镇过华州,入京担任过开封尹。

赵侍剑从记事起,记忆里都是爷爷的印象,教她认字,会友,会说一些那时她根本听不懂的道理。

小小年纪的她也曾想过成为爷爷一样的大人物。

直到七年前,后晋的无耻大将杜重威在伐辽路上倒戈,带着十余万朝廷大军投降契丹国主,随后契丹人长驱直入,将后晋末帝和爷爷一起掳到北方。

此后数年,再无爷爷的消息。

之后听说周朝去北方的官员见到了他,爷爷在辽国被封太子太保,相见老泪纵横,诉说思乡之情。

再后来,爷爷从北方回来了,不过是与棺椁一同南归,人已身死他乡,英魂得归故里。

年幼的赵侍剑伤心得哭了许久,有想到爷爷对她的好,爷爷对她的教诲,呵护。

小小的她在薄薄的床铺上顶着夜里寒意,接连好几晚睡不着,辗转反侧,无语凝噎。

从那时起,她总会想到那些自小读到的史书中的英雄故事。

幻想能有卫霍、李靖、苏烈那样的本事,有一天裹挟千军万马,横扫北方,封狼居胥,北出大漠,荡平辽国,为爷爷复仇雪耻。

也是自那时起,她把自己的名改为:“剑”。

剑,杀伐器也,高祖说“吾以布衣提三尺剑取天下”,她没那样的志向豪情,但她以此提醒自己不要忘了爷爷的仇恨,要坚强。

有时半夜梦醒,她心中也清楚,别说这辈子,或许千世万世她也做不了那样的大事,她是女儿身,也没那样的武略。

可心里总是不甘,她没有放弃任何一点希望,倔强的活着,努力自强,时时温习爷爷教她的东西。

爷爷不在,赵家家道中落。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