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穿越 >五代河山风月 > 297、安排

297、安排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六千七百字,求票)

大帐中气氛热烈,很多人炙热的目光都汇聚在他身上。

在这个世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史从云也早褪去许多当初青涩,变得老奸巨猾起来。

推脱不只是作秀,也是一种政治手段,他必须推脱,必须让众人求他,如此才能制衡诸文武,有讨价还价的余地。

这些圆滑和狡诈他其实学了很久。

在众人期待目光中,史从云“十分不情愿”的点头同意,然后顺理成章接话:“你们的要求某答应,不过你们也必须答应我几件事,否则我宁死也不从。”

众人纷纷点头答应,嗓门大的已经开始喊起来:“我们全听大帅的!”

“对,大帅说什么就什么!”

“大帅尽管说吧,我等定会肝脑涂地,全力执行!”会说话的文化人则说得更漂亮些,意思都差不多。

见众人如此,他心里知道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便没让众人起身,而是半跪或跪在地上听他说话,以彰显接下来的话及其重要,让后排的人也能听清。

“首先,此事事关重大,不能操之过急,我们现在远在蜀地,距离大梁二三千里,必须回到大梁才能举事,谁也不许透露半点风声。”史从云道。

此举其实并非必要,但他向来谨慎胆小惯了。

虽天下兵权尽在他手,大梁有王仲执掌内外大军,大梁外围要地河阳三城重镇也有王审琦掌控,黄河往北,天雄军节度使手掌重兵却是他老丈人,亲儿子还在自己身边,大梁城里里外外数层都是他的人。

可他还是怕消息过早透露,会有意料之外的变数,对大梁城的家人安全不利。

众人纷纷表示答应。

史从云才接着说第二条:“其次,此事需要缜密筹划安排,绝不能操之过急,首要是把大军安全带回大梁,你们都要按照我说的去做。”

这条更是没有异议,王全斌等老将带头纷纷保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绝不违背大帅命令。

于是便到了最后一条:“历来这种时候最容易发生兵乱,很多人想趁乱打劫,浑水摸鱼,到时决不许发生这种事情。

你们必须保证到时不能杀一人,不能害一人,也不可抢掠百姓,趁火打劫。”

众人再次保证,史从云才终于缓缓点头,随即对窦仪道:“你草拟一份誓言书,把今天我所说的都写进去,我与在场所有人签字画押。

你们都是某的心腹,也立下汗马功劳,如果到时有人负约,某怕自己心软下不了手,今天签字画押之后,谁敢违背某绝不留情!”

在场文武神色都严肃起来,窦仪立即领命,随后按照他的要求写在羊皮纸上,随后几个文官立即过来签字。

有些武将一脸尴尬,大老粗不会写字,史从云便让窦仪代笔,随后让他们按上手印。

小半时辰后,一张羊皮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数十人的名字。

史从云之所以这么做是为了仪式感,他自己知道这不管用,但现在的人们比较相信这个,而且这个隆重的仪式加他们的名字也是为加深这些人的印象,让他们记得更牢也更重视。

史从云见众人神情严肃,排着队一一签字画押之后,他也松了口气。

约束军队是非常重要的,他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名声和威望不能因为权力交接而丧失,主次他分得清。

如果不足以约束军队,那他宁愿不当这皇帝,虽然几千人的后宫诱惑力很大,可也不至于让他史某人晕头转向,轻重不分。

郭威黄旗加身,赵匡胤黄袍加身,中间相隔不到十年。

但郭威入大梁只能放任大军劫掠大梁,赵匡胤却能约束三军,秋毫不犯,差距就在军中的威望。

郭威打的胜仗和大战比赵匡胤太少了,威望远远不够,如果不许士兵劫掠大梁,可能结果就是兵变,直接反水。

而赵匡胤是一步步大战小战打过来的,在军中威望很高,能够约束三军。

这才保证陈桥兵变时没有发生兵祸,几乎是中国历史上死人最少,代价最小的大规模权力交接。

历史上其它这种时候,不杀个血流成河不可能。

他再三推让也是为了和将士们谈判,保证他们能够做到像陈桥兵变那样,不扰民,不大规模流血冲突。

史从云心里有个估计,他对军队的约束也能做到陈桥兵变那样,但蜀地太远,如果事情提前公开,他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在混乱中长时间约束全部军队,所以必须把大军带回大梁再说。

等事情结束,他也立即做了安排。

“这件事要做就要做的缜密,也必须尽量少扰民,不流血,不杀人。所以某要做些安排。”史从云一面说一面走到上座,众人习以为常让开条道,等他坐到上座之后自觉分列两侧。

因为之前的义正言辞和郑重仪式,大家都一脸严肃起来,听候他的差遣。

“明天要送孟昶一家人走水路入京”史从云想了一下,“这是个好机会。”

便直接点名最机灵的刘清川:“刘青川,我给你了两营人马,你负责送孟昶一家人去大梁,到大梁之后把这件事秘密通知李相公(李谷),闾丘副使,还有王仲,让他们做好准备。

特别是王仲,告诉他京城里内外大军,必须在他手中,大梁和皇城内外防务不能松懈。”

刘清川领命

这时魏仁浦在旁边小声道:“太后那边要不要透露消息?”

魏仁浦是知道他和太后的微妙关系的。

史从云也颇为为难,一方面符太后确实是他的得力合作伙伴,而且很聪明,大动作只怕没法完全瞒住她。

另一方面他心里对符太后并不完全信任。

不过兹事体大,他并未长久纠结,立即道:“不必透露,她是个聪明人。”

但很快又想到,万一事情急了,怕宫中反应过度,害了符太后,毕竟事情没发生谁也说不清会是什么走向。

又想那小女人听话的乖巧模样,兢兢业业工作的勤恳,便道:“罢了,符昭愿,你和刘清川一道回去,到时你以探望的名义入宫秘密告诉你姐,不过让她别往外声张。”

符昭愿大喜,连出来拜谢,并保证定会完成任务,毕竟是他姐。

随后史从云又对李处耘道:“李都使带十二营人马,护送第一批金银钱币走北面山路回去,路过河阳时去和河阳三城的王审琦说明情况,让两营人马护送钱帛回大梁,你带剩下十营人马留在河阳。

让王审琦整备兵马,随时防止北面李筠有变,如果大梁起事时河东有变,你协助王审琦对抗北面。”

李处耘立即拱手道:“请大帅放心!”

史从云点头,随后对司超道:“你明日立即把镇淮军带回淮南,一方面监视李重进,一方面防备大江南面。”

司超出列拱手严肃道:“诺!”

随即史从云接着道:“潘美接管潇湘军,明日开拔回潭州(长沙),监视南面南汉国举动。

王环接管荆南军,把大军带回江陵,和司超、潘美相互照应。”

潘美和王环出列领命,郑重领命。

史从云随即看向慕容延钊,“慕容将军带两营人马,带着我的书信和斧钺,走北面大路,去关北接替赵匡胤的职务,防备北面契丹。”

“诺!”慕容延钊领命。

安排好这些,史从云在脑子里又复盘一遍,觉得没有疏漏了,随即才开口:“各位,这次的事不能耽搁,给你们一个月时间,所有人必须到位。”

说着史从云看向李处耘:“到时朝中有变,最可能有所举动的就是李筠,所以河阳的压力很大。

昭义军向来兵强马壮,人马众多,李筠早就不服朝廷,收养很多死士,只要有个借口他不会善罢甘休,你们必须时刻戒备。”

“大帅,给某两营人马,某去摘他狗头给你!”党进大声道,不过没人理会他。

李处耘呵呵一笑:“大帅放心,某定不会让他过山南来,更不可能让他到黄河边上。”

史从云点头,随后看向慕容延钊:“慕容将军,北面也需要谨慎,契丹虽然伤筋动骨,可他们如果知道朝中剧变,说不定也会想着趁机捞一把,当初官家才登基时他们就有过先例。”

慕容延钊拱手:“大帅尽管放心,绝不让契丹狗贼往南一步。”

史从云这才点头:“散了,记住我说的,立即去执行,今日之事谁都不能外扬,等到事成人人有功。”

众人连激动供水退出去。

史从云长呼口气,心里不知是失落还是激动,到了这一步话已经说出去了,命令也下了,他就没有退路。

等众人走得差不多,大帐里却还剩下两个人没走,魏仁浦和孟玄喆。

史从云不解看向他们,魏仁浦拱手:“大帅,还有一件事忘了。”

“什么事?”史从云不解的问。

魏仁浦咳嗽一声:“大帅是奉天命,承德运,呃天出帝王,地生祥瑞,自然需要些预兆、祥瑞,以安人心,这这也是惯例啊。”

史从云一拍脑袋,是了他差点忘记这事,但这也是不好公开明说的事。

于是道:“那这件事就劳烦魏公走一趟吧。”

魏仁浦点头:“老臣就是这意思,明日和刘清川一道回大梁,到时候便有分晓。”

史从云点头,看向同样没有的孟玄喆,开玩笑道:“太子不走,是不是也想到这事了。”

孟玄喆慌乱道:“不敢不敢,陛下大帅可别这么叫我,下官确实是想说这件事,大梁有大梁的祥瑞,蜀地也需有蜀地的祥瑞啊,大帅如果不嫌弃,这件事我可以代劳。”

史从云觉得他有趣,也是个聪明人,便道:“行,那你去半,我给你钱财和人手。”

孟玄喆激动得连连感谢。

随后两人才退出去,等他们走后,史从云长呼口气,瘫坐在上首的宝座上,心里盘算着接下来的复杂形势和可能的种种变数。

自唐中晚期开始,局势已经非常像汉初时候的局面,朝廷控制的地方有限,节度使就像那些掌握一方财政大权、有独立兵权的异性诸侯王,皇帝要调他们的兵必须付出代价。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