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穿越 >五代河山风月 > 252、交易

252、交易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万岁殿外的凄风惨雨还在继续,冰冷的秋风时不时飘进庄严肃穆的森然殿内,令人毛骨悚然。

大殿内,檀香木制的巨大立柱无言耸立,余香犹在。

不知道它依旧历经了多少朝代,肯定很多,自朱温建立后梁定都大梁以来,至今不过六七十年,皇城没怎么变,人却换了一波又一波,血色在这古朴大殿中沉淀。

才住进来的时候,有时符皇后就会胡思乱想,她想着大殿的每一块砖石,都被血水浸染过,沉淀着无数人的冤魂,以至于她常常会做噩梦。

此时大殿中空旷安静,殿外雨声不绝。官家已经没有意识,眼窝深陷,嘴唇干裂,面无血色,整个人瘦了一圈,气若游丝,旁边的御医安静等候,到了这一刻反而是没别得办法了,除了默默等他死去,这无疑是煎熬的,看着生命的挣扎和无力,不管他是不是官家,都足以令人共鸣。

符皇后低声啜泣,她自己也分不清是因为悲伤还是害怕,甚至其中还有几分喜悦。

五味陈杂是肯定的,高兴的在于官家不在,太后摄政,朝中大权就会落在她手中,自吕后称制为开端,往后历代皇后都对国家稳定权力过度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但喜悦只是一小部分,更多的是惶恐和不安。

当今并非太平盛世,官家一走,她如何能震得住那些骄兵悍将?

他们中不少人即便是官家都要忍让三分,像昭义军的李筠,连官家的监军使他都敢囚禁,而朝中那些老将猛将,如以前的白延遇(已故),赵晁等老将,在淮南烧杀抢掠官家也只得默许。

赵晁如今年纪大了,没法再带兵,拜检校太保、河阳三城节度、孟、怀等州观察措置等使安置他,依旧只是安抚。

因为赵晁、赵弘殷、赵匡胤等赵家武将集团在军中也是大势力。

而如今的史家家父子,史彦超,史从云有过之而无不及

她不觉得自己有吕后那样的本事,吕后并不是全靠着狠辣的手段就完全能镇住跟着高祖皇帝打天下的虎狼之将,还因为吕后一路跟着高祖皇帝甘苦患难,吕家有许多英杰在夺取天下的过程中出了很多力。

但她不同,她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背后的符家,但诸将定不会服她,更不会惧怕只有七岁的太子。

她最怕的是,官家一死天下乱,别的不说,李筠很可能要跳起来的,如何安抚就是大问题,朝中诸将,都是如此。

特别是史从云,从高平之战就参与,之后伐西蜀,败南唐,平南平,灭武平,如今又击败了契丹,该如何奖赏,他会甘心屈从自己之下吗?

符皇后心里七上八下,内部分裂的危机不说,外部也是危险重重,当今天下并非太平之世,西蜀,南唐,南汉,北汉,契丹,吴越都还在。

这些割据一方的势力表面不敢动弹,那是因为几乎都被史从云打过一遍,可若朝中有变,大周分崩离析,他们绝不会坐视不动。

天要塌下来了,但她根本顶不住

如果有什么变故,她就是再傻都能想到,太子和她是最先要死的人,可她不想死,心里害怕得不行。

她已经写了好几封信去河北,想让父兄带兵入京来,那样她能感觉安全些,但完全如石沉大海,没有一点音讯。

她心里明白,父亲是不敢来的,父亲早没当初的雄心壮志,一旦符家带兵入京,大家都认为他们可能想借着太后临朝的机会控制朝政,甚至篡位。也许会遭到各路节度使,将领的讨伐,成为众矢之的。

父亲不敢,他没有控制朝局的野心,怕符家卷进来之后死无葬身之地,也是等于任她自生自灭了

心里一片冰凉落寞,无助感席卷全身,符皇后有时甚至觉得,若她和官家一起去了,说不定是好的,所有的烂摊子都留给别人吧。

可她没有那样的决心,大丈夫想着怎么体面的去死,她一个小女子能如何?只想着如何还能苟活,世上谁不贪生,只是怕生不如死而已。

万般忧愁交加,只能是潸然泪下。

殿外秋雨依旧在沙沙落下,秋风带着寒意在大殿门口徘徊,身后侍奉的宦官也跟着低声哭泣,宰相们和要员们在前方的垂拱殿等候,想必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垂拱殿就在万岁殿正前方数百步外,平时官家在万岁殿就寝,在垂拱殿上朝,往来也方便。

就在她惆怅无比时,外面传来急匆匆的沉重脚步声,老远便听到有人高喊,“不好了,不好了,大军杀入宫中来了,已经过了宣佑门!”

符皇后心头一跳,旁边的宦官和御医也吓得一哆嗦。

“让他来门前说话,哪来的大军!”

“不知道,小人不知道,宫里到处都是人马,看样子是从东华门进来的。”禁军高声道。

符皇后浑身一颤,差点站不住,她知道官家不在,局面会很坏,只是没想到会来得这么快!

“快去找郭毅调东西班禁军过来!”她着急道,郭毅是东西班行首,当初代替赵匡胤位置的,掌管宫中东三班和西三班禁军,大约五百人左右。

殿外禁军士兵犹豫一下,“回禀皇后,郭行首他去叫人了,可是可是见贼兵人众,兄弟们都叫不动,不敢来了”

那禁军士兵的话越说越小,很快淹没在冰冷秋雨中,大殿台阶前沙沙雨点一刻不停,细密冰冷,正如符皇后此时的内心。

他们必是来杀我和宗训的,符皇后这么想,想往坤宁宫跑,又一想没有兵将,往坤宁宫跑又有什么用?顿时不知所措,一片绝望了。

从东华门进来,过左银台门,宣佑门,很快就是垂拱殿,垂拱殿后方就是万岁殿,不过是一会儿的事,这下只怕已经到垂拱殿了。

“皇后娘娘,我们快走罢!”宦官魏敏激动害怕的道。

符皇后摇摇头,长叹口气,“我本该死在河中府乱军之中的,没想到侥幸活到今天,本是个贪生的女人,没想到了绕了一圈还是逃不过的”

说着说着,眼角泪水忍不住滑落:“他们定是来找我的,迟早逃不过,我死了大家都能安然无恙。”

话虽如此,她却害怕得双手颤抖,嘴唇发颤,面色惨白。

脑海里不断想象利刃刺入身体的剧痛,世界一片死寂的凄凉黯淡,所有秋寒似乎也在此刻伴随凄风惨雨,向她单薄身躯四面袭来。

魏敏等宦官纷纷匍匐在地,低声啜泣起来,大殿中一片凄惨。

不一会儿,有宦官冒雨匆匆来到万岁殿前,匍匐在雨水中,声音里带着哭腔,“皇皇后娘娘,史从云大帅已经到了垂拱殿,请请您出去见他。”

说完突然嚎啕大哭起来。

符皇后心头发颤,喃喃自语:“是他,倒也一点不意外,除了他谁还有如此本事。”

轻声问道:“他带了多少人。”

“不知道,奴婢不知道,垂拱殿外都是人”

他是吓坏了,符皇后心想,随后无奈道:“魏敏,扶我出去。”

垂拱殿到万岁殿并不远,但身边的宦官战战兢兢为她撑着伞,硬是走了许久,她自己也脚下无力,这一段路仿佛长得不像话,走也走不完。

她从后门进去,大殿中空无一人,所有的官员和宰辅都在大殿正门那边,雨还在下,大殿里寂静得可怕,百官没人敢出声,她只是听到范质的斥责声音。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