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历史穿越 >五代河山风月 > 199、三江口之战(二)

199、三江口之战(二)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这破地方真他娘的折磨人。”李汉超从路边泥地里拔出腿来,整个人满身是泥点,大小腿染成黑色,前方稀稀疏疏十几人都倒在路边林荫下,躺在草丛里不想动了。

七月的太阳高照,又热又闷,众人都脱下鞋,把鞋子里的泥沙往外倒,江畔许多地方都是沙丘,泥地很多,这附近的路并不好走。

江边有不少沙滩,白花花的沙子在太阳炙烤之下又软又热,头顶的太阳比斗大,树林草丛间到处是令人心烦意乱的鸟叫蝉鸣,吱吱喳喳没完没了,令人脑袋嗡嗡作响。

过了秦岭淮河,地域差距便开始显现出来,众人都被夏日的闷热闹得心烦意乱,刚好夜里下了场小雨,白天火辣辣的太阳一照更是像蒸笼一样。

三江口的大军中已经有三十几人生病了,多是发热,头晕。

“大帅已经下令把生病的人单独安置,也不知道管用不管用。”有人道,众人都躲在树荫下休息,他们多数从北方来,不习惯这样的湿热。

李汉超很有经验,“这情况老夫见多了,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最好的法子无非两个,要么撤兵,要么赶快打,拖不得。”

“狗日的武平兵都是缩头乌龟,躲在对岸不敢打,非杀得他们哭爹叫娘。”有人愤愤道。

自从之前一次枪滩失败之后,对面全龟缩在南岸边不再向北,做出完全防守的架势。

李汉超走到江边,往自己的盔甲上泼了些冷水降温,随即道:“人家那叫会打仗,我们远道而来,利在速战,他们最后的办法就是坚守,你越气说明人家对付你的法子越有用。”

手下愤愤不平:“都使,那我们要怎么办。”

“大帅自有办法,哪用你们操心。

咱们这不就是去办大事,走了走了,别耽搁了大帅的大事,到时候你我都担待不起。”李汉超说着踢了踢还在树下歇凉的手下,随后把在不远处吃草的马牵过来,拖着众人的食物和水继续顺江走。

从这里看过去,江对岸还能见到武平的人马。

他们在岳州北面的长江边,漫长数里江岸线上设下重兵防守,不让他们渡江。

江面没有桥,想要强渡十分困难,能选择的地方其实不多,首先要水流不急,最后有浅滩的地方,少泥沙。

这和架浮桥完全是两码事,水流太急船到不了岸边,士兵如果不小心就可能被谁冲走。

架浮桥则反过来,需要在江面最窄的地方,水流反而是最急的,而且两岸都要有石头,尽量少浅滩,浅滩会让架浮桥的船只无法铺到滩头,没有坚固的石头就没有固定点。

江岸虽长,能强渡的地方其实很少,稍有经验的将领就知道要在哪里设防,也导致他们渡江十分困难。

李汉超领着众人继续沿江下游走,等下午,太阳西斜,空气没那么炙热,他们终于看到了目的地。

远处目光尽头,密密麻麻的战舰停靠在江畔,江北岸边连忙的营帐,炊烟冲天,正是司超大军驻军之地。

外围数里都是众多岗哨,他们才靠近就被发现了,表明身份之后哨兵立即带着他往东,到了江边渡口,数百周军齐云战舰连绵不绝,往下游延绵数里都是桅杆和船帆,全停靠在江边。

李汉超让手下在岸边等候,自己则跟着领路的士兵登上大船,在上层甲板上见到这支水军的统帅司超。

李汉超看着眼前这个年纪比自己小的汉子,心里确实有些嫉妒。

此人独掌一军,足见史大帅对他十分信任,而自己虽年纪比他大,资历比他多,却和他差远了,果然还是看能不能跟对人啊。

“末将见过司都使,大帅让某来传令,顺带给都使做个向导。”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