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叶子农的遇刺和中国政府的表态,以及声称对刺杀事件负责的极端组织的表态,使得一度揣测叶子农的“汉奸说”不辩自明,戴梦岩的“汉奸婆”自然也就不复存在了。曾经的委屈发酵着人们的敬佩,此时的“梦姐”无疑更具商业价值。于是,那些影业、广告、演出之类的公司……那些曾经熟悉和不熟悉的朋友……凡是有条件人境法国的都来了。戴梦岩的公寓楼下每天都涌来很多车辆,这条街道本来就不宽,由于媒体和访客的车辆频繁聚集,几度造成交通堵塞,警察加强了这个路段的交通疏导,到了第四天才逐渐恢复正常,一些大的国际主流媒体都撤离了,却仍有少数香港和内地的娱乐媒在。

第四天的下午点,老九准时来到戴梦岩公寓。这几天上午9点和下午点,他像上班一样按时来公寓,由于戴梦岩拒绝他人帮忙,老九就担起了协助迎来送往的角色,虽然来访的高峰已经过去,但还是有些零星访客前来。

老九一进门就把一只盒子交给戴梦岩,说:“花买好了。”

这是一只普通的纸盒子,如果不打开就看不出里面装的什么。戴梦岩接过盒子放到大餐桌上,把花拿出来用报纸包好,装到一只大点的挎包里,再把小挎包里的所有东西都装到大挎包里,说:“记者看见你拿盒子上来了,我再拿盒子下去,再去机场接梁哥,容易被记者怀疑是鲜花,梁哥用鲜花一定是去看子农,这样就更容易被跟踪了。”

老九说:“要不……还是我去机场吧,我叫辆出租车一样的。”

戴梦岩说:“梁哥想先去看子农,那地方你只去过一次,还是夜里,你找不到的。梁哥前两次来巴黎我都没去接,现在也不忙,还是我去,你还留在家里接待客人。”

老九说:“我是怕万一有记者跟踪发现了那个地方,那地方以后就招人了。”戴梦岩说:“我会看情况的,如果有跟踪就不去了。”

老九说:“这记者要守到什么时候才肯散哪”

戴梦岩说:“我想好了,公布一些信息,把子农的遗嘱也公布了。有些情况不给媒体一个交代,这事就没个完。”

戴梦岩拿上车钥匙和里面放有鲜花的挎包下楼了,一出公寓就被记者围上,六七支话筒伸到眼前,闪光灯咔嚓咔嚓闪个不停,每个记者都提各自感兴趣的问题。戴梦岩曾是与媒体发生冲突最多的明星之一,自从见识了奥布莱恩的算计,她对记者容忍了许多。六七个记者一起提问,乱哄哄的她也听不清楚在问什么,只顾往汽车跟前走。

一个香港记者追着说:“大家都不容易,说点什么吧,给点料好交差,大家就散了。”

一个北京女记者也说:“就是啊,蹲几天了,给点料大家就散了。”

戴梦岩停下脚步,说:“我去机场接梁哥,没时间回答太多问题。”

一个记者问:“匆忙火化遗体,也不举行仪式,为什么这样处理?能解释一下吗?这样做是不是对死者不够尊重”

戴梦岩从衣袋里拿出事先准备好的叶子农的亲笔遗嘱,展开让记者看,摄影记者对着这张遗嘱一阵狂拍。戴梦岩说:“遗嘱一式两份,是子农的亲笔,一份交给九哥保管,另一份就是这个。子农的愿望,我就不解释了。我不知道有没有顺烟囱飘了这项服务,即使有我和九哥也做不到,只能做到人的感情所能承受的程度。”

一记者问:“骨灰是带到香港?北京?还是留在巴黎”

戴梦岩回答:“1日警方勘验,14日上午火化,15日凌晨4点我和九哥把骨灰撒在塞纳河了,选择凌晨4点是不想让外界知道撒骨灰的地点,大家就不要问了。”

有记者问:“下一步你有什么打算?”

戴梦岩回答:“想一个人出去走走,散散心。”

记者问:“据说9月初将在北京召开《革命先行者》开机发布会,你参加吗!?”

戴梦岩回答:“参加。”

有记者问:“叶子农的遗物和财产怎么处理”

戴梦岩回答:“目前还没商量这个问题。”

有记者问:“梁士乔是您的朋友和经纪人,为什么拖到今天才来?是不是你们的合作出现了什么问题”

戴梦岩回答:“我和梁哥之间的信任不必拘泥礼节。”

一记者问:“有人说你是拿叶子农的血给自己镀金,用政治拔高自己,你怎么评价”

戴梦岩回答:“如果我拿子农的血给自己镀金,那最毒妇人心说的就该是我了。不管是汉奸婆还是毒妇,别人怎么说那是别人的事,我无话可说。”有记者问:“你打算去哪里散心?”

戴梦岩说:“这个不算问题,我就不回答了。”

有记者问:“你的服装店还开不开了?”

戴梦岩说:“好了,我要去机场,没时间了。”

戴梦岩独自一人驾车去戴高乐机场接梁士乔,下午点分梁士乔搭乘的航班准时在机场降落,戴梦岩顺利接到了梁士乔。梁士乔是在叶子农遇刺后的第四天抵达巴黎的,他的香港护照无需法国签证,这个延迟的反应在一般人看来也不太合常理。

一见面,梁士乔说:“辛苦你了。”

戴梦岩说:“没有,这几天没完没了接待客人,我也该出来透透气了。”戴梦岩的表情很平静,看不出一点悲伤,也没过问梁士乔为什么事发几天了才来,好像是一种默契,又好像是一种距离。

出了机场上车没走多远,戴梦岩说:“花买好了,在我包里,你拿出来吧。”梁士乔从挎包里拿出鲜花,说:“机场没碰见记者,应该没有跟踪。”

戴梦岩说:“他们想知道的我都说了,再跟也没什么意思了。我倒是觉得,我们之间其实不用太计较礼节的。”

梁士乔说:“上次看罗家明是为你,但这次不是为你,也不是礼节。”

戴梦岩看了一下梁士乔,没吭声。

梁士乔问:“九哥住哪家酒店?”

戴梦岩回答:“艾丽丝饭店。”

梁士乔说:“那我就住艾丽丝饭店。”

戴梦岩停顿了一下,说:“九哥人实在:不一定愿意跟我们这样的人交往。”梁士乔说:“我们不实在吗?”

戴梦岩说:“你要跟人说演艺圈的人实在,你看有几个信的。”

梁士乔说:“第一次见九哥是在纽约一家咖啡馆里,然后是柏林债权会议,这次又在巴黎见面了:怎么都该喝杯酒坐坐。”

戴梦岩说:“坐坐可以,九哥明天上午就回纽约了,别误了班机。”

梁士乔说:“我跟谁喝酒都是点到为止。”

汽车行驶到市区,戴梦岩在几条僻静街道转了几圈,确信没有车辆跟踪了,这才沿塞纳河行驶,来到一处河堤的台阶旁边停下车,下到七八个台阶后就是的。

戴梦岩站在最后一个高出水面的台阶说:“就从这里撒下去的。”

梁士乔把花束拆散了:蹲下轻轻放人水中,然后伫立。鲜花被河水冲成了一枝枝,顺着塞纳河漂远了。

梁士乔望着漂远的鲜花,说:“你没必要留在巴黎了,去北京吧,熟悉一下剧组。”

戴梦岩说:“我先去纽约:见奥布莱恩。”

梁士乔沉默了许久,说:“还有意义吗?”

戴梦岩冷冷地说:“我质问一声可以吗?喊一下疼可以吗”

梁士乔不说么了。

戴梦岩去机场后,家里陆续来了七八位客人,老九就安排客人在客厅等候,给客人端茶倒水,只忙碌却很少说话,偶尔会被动地应酬几句。来的人不是明星就是老板,都是业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老九完全不了解这个圈子,跟所有人都不熟悉,生怕哪句话说错了对戴梦岩造成不利。客厅的长方形大餐桌派上了用场:宽宽松松能坐十几个人,加上戴梦岩后来添置的沙发,同时接待位客人都不是问题,客人们相互闲聊也不冷场。老九知道,客人们见不到戴梦岩是不会走的,否则就失去了前来慰问的意义。

餐桌的中央放着一个宽5厘米、高1厘米的亚克力台牌,非常醒目,台牌的两面正对着餐桌的两端?两面都写着同样的两行文字?第一行字:感谢朋友们的关心!第二行字:谢绝礼品、礼金,请不要让梦岩为难,谢谢!

这时门铃又响了,老九到门旁拿起听筒?问:“喂,哪位”

来人是女性,回答:“我是梦岩的朋友文娟,香港的?来看看梦岩。”

老九了一门这座公寓是老式建筑?无论当年还是现在都属于中产阶层住宅,保安级别与派拉姆公寓相差很多,只要户主不提出要求?公寓管理员一般不干预访客。

一位衣着华丽的女子挽着一位4多岁的男人走楼梯上来,老九在门迎接,客客气气将客人请进屋子。文娟是香港的当红歌星,陪她一起来的男人是她丈夫,台湾企业家。文娟与客厅里的人差不多都认识,大家纷纷起身打招呼。老九向文娟夫妇解释戴梦岩去机场接梁士乔,然后去给客人上茶。

两杯茶刚端上来还没来得及放下,门铃又响了,老九送上茶然后赶紧到门边接听。由于来的都是中国人,老九仍旧用华语问:“喂,哪位”对方却没听懂。对方可能用法语说了什么,老九也没听懂。

老九就用英语再问一遍:“喂,哪位”

这次对方听懂了,也用英语回答:“我叫莫纳?是纽约邮轮公司巴黎代办处的?是戴梦岩小姐上午打电话到公司约的,谈加勒比海8日游的事。”

今天是叶子农遇刺后的第四天,明天老九也要回纽约了,那么事过之后戴梦岩想出去散散心也是人之常情。他没往深想,此刻也容不得他多想?他给莫纳打开单元的门,然后仍然打开房门迎候,一会儿上来一个不到岁的法国小伙子。

老九说了句“请跟我来”,直接把他带到里面的一个房间?这样就把莫纳与客厅里的人隔开了。老九关上门,对莫纳解释道:“戴小姐很快就回来,家里来了很多客人,不希望被生人打扰,请您待在这个房间里等她。”

莫纳点点头说:“好的。”

老九又到厨房烧水?忙活着给客厅的人续水添茶。

当客人们听到钥匙开门声的时候?知道戴梦岩接梁士乔回来了。

戴梦岩一进屋就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

梁士乔跟这些人都认识,也一一打招呼。

文娟说:“怎么搞的,就没有帮忙的吗”

一位影视公司的经理说:“哪里呀,是梦岩不让帮忙啊。”

梁士乔说:“砸车的事梦岩有情绪,可以理解,人嘛。”

一位演出公司的老板说:“之前都是误会,都过去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