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老九从在北京与叶子农那次闲聊以后,改变了经营思路,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完成了菜、卤、面的操作流程和量化数据,这期间除了一些必要的事务之外,他的精力几乎全部用在这项工作上。199年4月日,老九带着操作流程和量化数据再次来到北京。

老九一到北京,改造生产基地的工程马上就开工了,施工队进场,对两个主生产车间的墙面、门窗、排水、电路全面改造,到处是水泥瓷砖,到处是施工人员,生产基地一片繁忙景象。大门停了好多车辆,有施工单位的,有市政、消防、卫生单位的,还有刚刚购置的生产基地专用面包车和方迪的私人轿车。

老九、方迪和赵军跟在市政、消防、卫生几个单位的人身边,听他们指导,陪同指导的还有招商办的负责人,赵军拿个本子一直在记各方的指导意见。指导完工作,这些人就一起走了,老九、方迪和赵军把这些人送出大门,握手道别。

望着几辆远去的汽车,赵军说:“把几个部门叫到一块儿来,不容易。这要一家一家来指导,施工不定多扯皮呢。”

方迪说:“这是招商办协调的,现在对外资都挺重视的。”

说话间有一辆小摩托车开过来,开到方迪旁边停下,骑车人的身躯与小摩托车显得有些不成比例,骑车人摘下头盔挂在车把上,走近方迪。

方迪问:“家里的事都办完了?”

来完了。

方迪介绍道:“这就是石天佑。”然后对石天佑说,“这是董事长,这是赵经理。”

石天佑说:“董事长好,赵经理好。”

石天佑岁,中等身材,大众化的发型,穿一套深蓝色西装,方脸大眼睛,神态谦卑而不失大方,整个人显得朴实精干。石天佑原是四川农村的小学教师,来北京6年了,一直在川府酒家工作,从传菜工干到餐厅经理。川府酒家因内部矛盾关门,员工解散。方迪经人引见拜访一位饮食公司退休老厨师,这位老厨师是川府酒家老板的父亲,在川府酒家做技术指导,老厨师向方迪推荐了石天佑。

老九打量了一下石天佑,问:“算正式上班了?”

石天佑说:“嗯。”

老九看看方迪和赵军说:“那按现在的说人就算到齐了。”

方迪说:“是啊,既然人都在,那咱们到办公室说说吧。”

老九说:“好。”

4个人就回到大院里,外面施工噪音很大,大家进到赵军的办公室关上门,各自找个位置坐下,屋里的噪音小多了。

方迪、赵军和石天佑都看着老九,等董事长讲话。

老九对方迪说:“别看我呀,我说不好,你说。”

方迪说:“这也算咱们公司第一次开会了,董事长怎么能不说话呢。”老九说:“让你说你就说吧,咱不讲究那个。”

方迪说:“那九哥让我说,我就说了。”

老九说:“说吧,本来你就是负责管理的,技术上的事我补充。”

于是方迪就挪动了一下身体,面向赵军和石天佑,说:“公司的大概情况我跟两位都分别谈过,今天咱们再重复一下,这样正式一点。赵大哥是公司生产部经理兼北京公司生产基地厂长,石大哥是北京公司总店经理,目前公司的经营部经理空缺。北京公司总店的店面已经租下来了,租期1年,5月1日交付。公司的名称是久悟杠子面有限公司,营业执照打算下个月申请。杠子压面机和模拟手工切面机已经做好了,经过7小时疲劳试验,等车间改造好了就安装。设备和技术我不懂,这方面的情况请董事长谈。”

老九说:“技术是家传的,设备花钱就能买来,你就谈那个花钱买不来的。”方迪说:“赵军在部队是连长,石天佑在川府酒家是餐厅经理,论年龄论阅历我都没资格指手画脚,但资本权利是另外一回事,那我就尽我的职责了。关于本公司生存原理的资料都给你们了,那不是给普通员工看的,公司对他们没那样的要求,但作为指挥员必须这样要求你们。久悟杠子面是什么呢?概括地说,就是以九哥的技术为基础的、以见路不走的理念为指导思想的、让一碗手擀面以更具有竞争优势的成本无损复制而可能乘以最大市场系数的经营构想。在本公司,拿经验、模式、权威来生搬硬套的做法是不允许的,你的建议和决定必须是依据公司实际情况实实在在解决问题的,如果谁拿某某公司都是这样做的、这是某某权威说的来支持你的观点,这说明你还没有理解公司的经营理念。如果我们的观念发生严重冲突,就失去了合作基础。公司是做生意的,不是让你拿来去学习榜样的。”

石天佑说:“方总,恕我直言,拿到资料我就在想一个问题,经验都是从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不能一概否定吧?如果我在川府酒家的经验是没用的,那我来这里干什么?”

老九笑了笑,因为他向叶子农也问过同样的问题。

方迪说:“经验是工具,不是目的,这就是为什么要反对经验主义和本本主义,你唯了经验和本本,你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它给目的化了,公司倒成了你实现经验主义和本本主义的工具,要是你自己掏钱办的公司,你干呢了。

方迪说:“赵经理负责生产基地,石经理负责餐馆,用部队的话说就是给你番号了,招兵买马就是你自己的事了。你们招的人我会关注,但不干预,如果你这支队伍又不能打仗又捅娄子,说明你招兵无方,带兵无方,等我干预的时候,说明事态已经很严重了。”

谁都明白“事态严重”是什么意思。

这次所谓的“公司第一次会议”纯属偶然,也没有过多谈及事务性议题,主要还是重申和强化公司理念,统一认识,为即将全面展开的各项工作打好思想基础。会议开了一个多小时,大家围绕着为什么半成品生产基地要与餐馆分离、为什么不允许有厨师、为什么不允许对员工倡导奉献精神、为什么不允许追求利润率最大化、为什么不允许高档奢华、为什么不允许聘请专业人才来策划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讨论。

石天佑是骑摩托车来的,路程又比较远,方迪看时间不早了,就说:

“九哥,石经理路远,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先说到这儿吧”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