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四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纽约圣尼耶尔大学商学院的一间教室里,一位中年教授在讲企业成本管理,讲的是美国一家纺织企业向中东国家出布匹的案例。方迪坐在后排听课,不时做着笔记。

教授讲道:“不同的产品质量构成不同的生产成本,而产品的质量要求与产品的功能和使用目的有直接关系。例如这家纺织厂,在与中东某国签订合同之后开始生产白布,并不知道这些白布在中东是干什么用的,只是按照合同要求的质量生产。后来他们派人去那个国家做调查,发现这些白布原来是按穆斯林习俗裹尸用的,并不需要很高的质量,于是马上调整原料和工艺,大幅度降低了成本。就这个成本调整行为,哪位同学谈谈看法”

有十几个学生举手,方迪也举手申请发言。

教授指着前排一名男生说:“请这位同学先说。”

这位男生起立说:“我认为厂家的做法是错误的,合同要求的质量与用户的使用目的是两个不关联的法律关系,厂家的做法虽能短期获利,但毁掉的是信誉。”

另一位女生被允许起立发言,说道:“我认为厂家的做法混淆了合同要求质量与设计用途质量的关系,是投机行为。”

又有一位学生发言……

下课后,学生们鱼贯出了教室。

方迪和一个女生说笑着出了楼梯,向学院大门走,这时一个从办公楼方向疾步走过来的男生朝方迪喊了一声:“方迪”在学校里,不管你是来自哪个国家的师生,大家都是用英语交流的,除非你是与来自本国的人交流用本国语言。这是一个台湾男生,跟方迪是同一届的学生,也将要毕业了,讲一台湾音的普通话。

台湾男生走到近前,用台湾音的普通话说:“方迪,弗兰克教授让你去他办公室。”

女生用英语说:“我先走了。”

方迪对女生点点头,然后对台湾男生说:“好的,谢谢!我这就过去。”台湾男生问:“你论文准备得怎么样了?”

方迪不好意思地说:“不怎么样。你呢”

台湾男生说:“我的论文大纲通过了,导师同意我的论文构思。”

方迪说:“我的论文选题两次都没通过,让导师失望了。”

台湾男生说:“加油,你行的!”

方迪说:“谢谢”

方迪来到学院办公楼,在走廊里看到弗兰克教授在他办公室门正与另一位教授谈论着什么,看见她来了就做了一个让她稍等的手势,方迪就站在与教授五六米的距离等候。弗兰克教授是方迪的指导老师,将近6岁的年纪,头发花白,戴着一副眼镜。

弗兰克教授与另一位教授谈完了,然后招呼方迪说:“进来吧,到办公室。”方迪跟着弗兰克教授进了办公室,站在办公桌旁边。

弗兰克教授从抽屉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方迪,说:“你的实习申请准许了,这是刚收到的工作许可证,你准备一下可以实习了。”

方迪接过信封,抽出工作实习许可证看了一下,说:“谢谢导师”

弗兰克教授说:“你这次的论文选题还是有新意的,希望你努力。”

方迪说:“我会的。”

弗兰克教授说:“好了,你可以回去准备了。”

方迪离开办公楼,走到校外的停车场开上车,回几公里以外的住处。路过一家面包店的时候,她下车进去买了两个切片面包。

她有些心神不定,这些天老九一直没有电话,合作的事情不明朗,在老

九面王公司实习也就无法确定,如果不能合作,那么她在老九的公司里实习显然是不恰当的,这就需要重新选择实习公司,重新向学校提交申请,这从各方面说都是她不愿意看到的。但是她对老九接受合作一点没有信心,她已经做好了一切重来的心理准备。

回到宿舍,方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老九打电话。

拨通电话后,方迪说:“九哥吗?我是方迪。”

老九在电话里说:“我也正想晚点给你打电话呢,你今天下课挺早啊。”

方迪说:“我的工作许可拿到了,我想跟九哥谈谈,看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老九说:“我也需要跟你谈谈,晚上我请你吃饭吧,7点钟在威茨堡饭店见面,我提前订好位子。这么多年了九哥也没请你吃过饭,你也快毕业了,给九哥个机会。”

方迪心里“咯瞪”一沉,却仍然和悦地说“好啊,那让九哥破费了。”

威茨堡饭店与老九面王在同一条街上,是纽约一家著名的豪华饭店,出人饭店的大多是明星富豪,不是普通收人阶层可以轻易涉足的。方迪经常路过这家饭店,却从来没有刻意多看过一眼,那是一个跟她没有关系的世界,她无须留意。老九选择这种场合请客无非是要强调一种礼貌,委婉而体面地拒绝合作,她若拒绝宴请,大家就都难堪了。

重新选择实习公司,重新向学校提交申请,这已经是无可避免了,这无论如何也不是一件能让学校和导师愉快的事。她情绪很低落,看看表离7点钟还有两个多小时,不知道该怎么打发这段时间。她到床上躺了一会儿,又烦躁地坐起,心总是静不下来……终于还是决定动用她的“法宝”对付烦恼,她的法宝就是跳舞,就是让自己出一身汗。

于是她脱下毛衣,打开音乐,跳舞。跳舞作为一种宣泄情绪的方式,是有用的。随着强劲的节奏,她渐渐融人在音乐里……但是就像上次一样,居然又有人敲门了。

她关掉音乐开门,呈现在眼前的情形居然让她比上次更意外、更吃惊,就像有上帝刻意安排的一样:一个多岁、西装革履、似曾眼熟的男人站在门。

方迪问:“您是……”

男人说:“我叫谭瑞华,在你家见过面的。”

方迪想不起来,问:“什么时候”

谭瑞华说:“你放寒假,嗯……就是……啊……相亲。”

方迪说:“我妈安排的相亲多了,我知道是哪个呀”

谭瑞华拿出护照和身份证一起递给方迪,解释说:“杨姨带我去的,杨部长啊……想起来了?我是深圳的,深圳瑞华电子集团。”

方迪看了看护照和身份证,想起了一点,说:“哦……你是瑞华电子的董事长。”

谭瑞华连连点头说:“对对。”

方迪把证件还给谭瑞华,说:“进来把。”她没有把门关上,留了半尺多。

谭瑞华进屋后四处打量,像是领导来视察。

方迪拉过一把椅子说:“坐吧。你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谭瑞华说:“杨姨给我的地址,哦,是经过你母亲同意的。公司在美国有业务,但是我不常来的,一般都是业务经理过来。”

这话说得很艺术,其潜台词就是:我是专程来看你的。

方迪倒了一杯开水放到椅子旁边的装裱台上,说:“您喝水。”

谭瑞华继续打量房间,说:“这地方条件太差了,管理也不行,门卫只看看证件,连通报一下都没有,没得到本人同意就允许访客进人,这是不安全的。”

方迪说:“这里的房租便宜,不能要求太高了。”

谭瑞华说:“房间也太小了,这样不行的。我朋友的孩子也在美国留学,完全不是这样子的,必须要有个好的学习环境。”

方迪落了下汗,穿上毛衣,平和地说:“请别拿富翁的条件要求我们穷学生,我现在有工打,有书读,还能有个独立空间,我觉得这已经很好了。”谭瑞华说:“我来了,情况就不一样了,一切我来安排。”然后拿出一张现金支票放到方迪坐的床边,接着说,“这点钱你先用着,以后不允许你苦自己。”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