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夜晚,柏林的天空飘起了小雪,整座城市没什么风,细小轻柔的碎雪在夜空里就这样悠然地飘落,路面和树枝都落上了一层薄薄的雪,让人觉得清新和惬意。

叶子农去一家韩国餐馆吃石锅拌饭了,吃完饭回家,汽车开到路边的车位停下,看见前边停着的车里下来一个人,朝他这边走来。他没在意,却发现这人在他车边站下了,等着他开门下车,显然是冲着他来的。他拔掉车钥匙,下车,下意识地看了看,这个人穿着一件黑色皮衣,敞怀,身材清瘦,4多岁的样子。

这人讲德语,说:“叶先生,我是沃尔斯,等您好长时间了。”

叶子农一听这人直呼他的姓,有些疑惑,说:“我不认识您。有事吗”

沃尔斯说:“我是德国尺世界民主联盟常务副主席,我想和您谈谈。”常务副主席通常就是第一副主席的意思,是仅次于主席的第二把手。叶子农多少知道一点尺世界民主联盟这个组织,德国尺世界民主联盟常务副主席的职位在政治圈子也是有身份的角色,怎么会在马路边长时间地等一个一文不名的平常人呢?而他们又是怎么知道自己的呢?他心里隐隐地联想到了纽约,那场在乔治办公室的不愉快。

叶子农问―“谈什么?”

沃尔斯说:“就是谈谈,不会占您很长时间。”

叶子农把车钥匙放进袋,点上一支烟说―“那就谈吧。”

沃尔斯说―“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去我办公室谈,也可以去您家里。”

叶子农身边不到1米的地方就有一家咖啡馆,于是说:“就这家咖啡馆吧。”

沃尔斯说:“可以。”

这是一家名叫“格林威尔”的咖啡馆,老板是利比里亚人,格林威尔是利比里亚的一个海岸城市。咖啡馆不大,装饰也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来这里光顾的客人基本都是附近的穷人,因为这里是贫民区,居住的大多是东欧和非洲移民过来的穷人。进了咖啡馆,沃尔斯选了一张最角落的桌子,拐角的两侧都靠墙,周围也没顾客,零零散散的几个顾客都坐在临街靠窗的位置,便于观看窗外的雪景。叶子农不喜欢甜食,平时极少喝咖啡,算不上这里的熟客。两人坐下,要了两杯咖啡。

沃尔斯说:“您在纽约见过奥布莱恩先生,他是总裁高级顾问,退休前是美国中央情报局的情报分析专家。凯勒先生是!”世界民主联盟主席,跟奥布莱恩先生是朋友。在一次酒会上,奥布莱恩跟人聊天提到了您,说您是难得的人才,也聊了几句您的故事,当时凯勒和其他人都在场。能被奥布莱恩称为人才是不容易的,而您的专长也正是!“联盟所需要的人才,凯勒主席注意到了这些。我们花了一点时间了解您,对您的评价是肯定的。”

时间、地点、人物、故事缘由……都有了,一切都是偶然的、不经意的,一切都经得起事实查证而无可厚非。当叶子农这个名字与!“联盟联系在一起的时候,甚至叶辉将军的儿子成为!”联盟骨干的时候,他就被推进政治旋涡了,各种猜疑、评论、非议……会一并而来,他的平静的、自由自在的生活,从此就没了。

他心里闪过了一句话:这招儿真他妈够阴的!

叶子农平静地注视着沃尔斯,脑子里在判断:沃尔斯只是个前台执行者,不该他知道的他是不会知道的,这个角色不可能完全了解内幕,即使他个人对这事有疑问,也只能心存疑问地执行下去,因为没有人可以给他一个解。跟这个人是不能较真的,也说不着,如果接受这是纽约那场不愉快的延续,就不要为难这个必经程序的执行者。

叶子农平淡地说:“明白了,您这是代表组织对我考察。”

沃尔斯笑笑,说:“我能向您提几个问题吗”

叶子农说:“您请。”

沃尔斯说:“您对民主是怎么看的?我想听听您的见解。”

叶子农说:“我只见了,没解。民主有那么多说法,尺子一大堆,该拿哪把量呢?各自量能量出一堆真理,相互量能量出一堆伪命题,也就无所谓对错了,都各自揣着吧。这又不是货币兑换,有个汇率还能换算换算。”

沃尔斯说:“看来您不想谈这个话题。”

叶子农说:“没个定义,怎么解呢?解什么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