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会员书架
首页 >都市言情 >天幕红尘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

11月1日,星期天,方迪前一天熬夜写论文,睡得很晚,今天又没课,赖在床上迟迟不肯起来,其实早就醒了。到了9点多很不情愿地起来了,洗漱、化妆,一杯白开水和一片面包就当早餐了,然后伏在案子上继续写论文,可怎么写都不在状态,脑子里空白一片,好像论文是一个遥远的根本与自己无关的事,堆砌词汇都找不到头绪……

她烦躁地把笔往案子上一摔,打开录音机,脱去毛衣只穿了件黑色紧身内衣,就在她那块专用属地上跳舞排遣烦躁。她跳的就是那段在纽约华人中秋晚会上表演的舞蹈,连音乐都是一样的,节奏强劲,舞姿狂野……跳着跳着,她隐约感觉有人敲门,开始没在意,但是敲门声加重了,她关掉录音机,果然有人敲门。

她一开门,门外突然就冒出一个整齐的、又大又尖的混合女声:“哈!”方迪被吓了一跳,一看惊呆了,原来是三个高中的同班同学,太不可思议了!她知道何文婷在日本留学,嫁给了一个在日本大学任教的华人教授。孙瑶是职业模特,经常给一些企业做产品代言。张娟大学毕业后在北京一家外企工作,还是一个部门的负责人。

方迪惊讶地说:“天哪……这是真的吗?”

孙瑶边进屋边说:“别激动,别激动,礼物收好了,谢就免了,见夕卜。”方迪关上门说:“礼物在哪儿呢”

孙瑶说:“嘿,你个小蹄子,刚才没给你个惊喜吗”

几个女人随意找地方坐下,椅子、床上坐满了,方迪就站着。

何文婷打量着方迪,说:“奶奶的,迪子是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丰胸肥乳小蛮腰,你说都是女人,上帝咋就不公平呢?我受刺激了,我要丰”

孙瑶说:“我也受刺激了,我也要丰!”

方迪说:“得了吧你,再丰就成篮球了。”

张娟说:“迪子可不是天使,绝对害人精,哪个男人找她算倒霉了。”孙瑶说:“那是,再强壮都没用;半年就瘦成一把干柴。”

大家哈哈一笑。

方迪抹了一下额头上的汗,笑笑问:“怎么回事?从哪儿冒出来的?”

何文婷说:“我那书呆子被加州理工学院挖走了,我就跟来了。娟儿他们公司派她到总部进行管理流程培训,来纽约两个多月了,不知道怎么跟你联系……”

张娟说:“哎,哎,你甭替我美化;我是不好意思。小的就是一打工仔,逛街都得溜边儿走;姐儿几个就数姐们儿混得惨了。”

方迪说:“嘿……您这高级白领都溜墙根儿走;俺毕了业还敢不敢出去混了”

张娟说:“孙瑶陪她老公来美国商务考察,这不都赶巧了嘛,姐儿几个难得一聚,就差你了。孙瑶傍了个温州大款;有钱,除了有钱也就不剩啥了。”

几个女人叽叽喳喳聊了一会儿,方迪看时间差不多了;带她们去吃中午饭。下楼,孙瑶一看方迪的破车;笑道:“我的妈耶,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啊”方迪就当没听见,可那辆破车偏偏还不争气;车子打不着火。

方迪说:“娟儿;下去踹一脚。”

张娟问:“踹哪儿”

方迪说:“发动机边上。”

张娟下去“晚”地踹一脚,车就发动着了。

孙瑶说:“这破车;也没哪个男人来怜香惜玉,瞎了狗眼”

方迪说:“凉车有时候这样,跑热就没事了。”

方迪带她们去了老九面王餐馆,大餐厅里有几桌客人,还有几张台子空闲着。几个人在一张餐桌刚落座;服务员就来了;这个女服务生认识方迪点头一笑。

孙瑶说:“今天这个显摆机会谁都别跟我抢,可着劲点贵的。”

方迪说:“放心;以后给你机会。姐儿几个来找我,今儿再惨烈小女也得撑着。”

酒水和几个冷盘先上来,何文婷和孙瑶都拿出相机照相,你跟我,我跟她,合影时还请来服务员为她们拍照,折腾了半天才吃上这顿饭,大家兴致都很高。

席间,孙瑶说:“迪子,你还记得咱班的莎莎和眼镜吗”

方迪说:“他俩是死对头。”

张娟笑笑说:“你猜怎么着?人家俩成一对儿了,可把我逗死了!”

孙瑶说:“那俩活宝,眼镜能从性扯到民主,莎莎能从民主扯到性,哈哈哈……”

方迪见何文婷刚喝几酒脸就红了,说:“文婷,不能喝就别喝了。”

何文婷说:“哎,婷同学的酒量是越来越不行了,老了。我的生活终于变成了我妈希望的那样,就差生个孩子喂奶换尿布了。”

张娟说:“哈哈,一说你妈怎么跟控诉地主恶霸似的。”

孙瑶说:“我忙,我一天到晚忙,我没事找事也得忙,我他妈命贱,我就喜欢忙得快窒息那种压力,那才是女强人,哈哈哈……”

张娟说:“我,要吐了。”

何文婷说:“我,已经吐了。”

孙瑶说:“吐吧,吐吧,不在嫉妒中崛起,就在嫉妒中倒塌,哈哈哈……”方迪说:“哎,姐儿几个,吃完饭干吗去”

何文婷说:“逛街呀,让我们装嫩去。”

孙瑶说:“还要买衣服,老娘要血洗纽约!”

张娟问:“迪子,毕业了怎么打算,留在纽约吗?现在国内到处都是出国热。”

方迪说:“现在中国发展那么好,全世界都跑中国捞机会,我干吗要留在纽约?我敢说中国要照现在的路子走下去,早晚中国的绿卡也得成香饽饽。”何文婷说:“我觉得中国有戏,早晚有天看丫谁都是孙子辈儿的。”

孙瑶说:“那是!到那时,中国人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平身!”

张娟说:“对对!还有:看茶……拉个长音儿,这表示我们还是礼仪之邦是吧。”

几个女人笑得前仰后合,合不拢嘴。

这顿饭很丰盛,还剩了一大桌没吃完。方迪看大家已经吃好了,为了避免争着付钱,就起身去吧台结账,但大家还是追过来了,争着付钱。

孙瑶一拍吧台,对着方迪呵斥道:“孙瑶在此,谁敢造次?你个小蹄子今天你要敢付账,我就把你的yan舞照片撒到大栅栏去”

不料,吧台的台湾女领班说:“你们谁都不用付了,老板有交代,这桌免单。”

三个人一起看方迪,孙瑶说:“嘿……姐们儿行啊”

第二天下午,方迪放学后去老九面王餐馆补交昨天的餐费。她向吧台解释了昨天为了避免争执而没有坚持当时付账,也为迟付餐费表示歉意。

女领班说:“老板交代这桌免单,你去跟老板说吧。”

方迪问:“九哥在吗”

女领班说:“在。”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说,“三号厨房,你去吧。”方迪这些年每到假期都在这里打工,对后厨的情况太熟悉了,她只知道餐馆有中餐和西餐两间大厨房,从来不知道还有个三号厨房。来到后厨,也确实没看到三号厨房,但是中餐工作间的面积和布局都发生了变化,变小了,被一道类似屏风的假墙隔离出了一段,原来的中餐工作间是两端各一个门,现在变成了一道门,隔离出来的就该是三号厨房。

方迪走过去敲门,老九在里面说:“是方迪吧?请进。”

方迪一进屋看呆了,这哪里还是一间厨房,简直就是一个实验室,除了正常厨房里该有的炉灶、器皿、材料,更醒目的则是天平、大小电子秤、大小量杯……办公室的电脑和电话都搬过来了,这显然是产品研发的性质,老九一身大厨行头,正坐在桌前往电脑里的表格填写数据,旁边放着笔和笔记本,写的都是中文繁体字。

方迪惊讶道:“九哥,你这是干吗呢”

老九抬头一笑算是打招呼了,回应说:“革命呗。”

方迪说:“革命?革……革自己?”

老九低着头说:“不革自己革谁?咱还能革顾客的命吗?呵呵。”

方迪站在桌子旁边,说:“九哥,昨天来了几个老同学,难得一聚……”

老九仍然低头填数据,打断方迪的话,说:“我知道昨天你是给九哥捧场的,可谁开店也不能靠这个,你这是寒碜九哥呢。调查报告省了那么多钱,一顿饭的事就别提了。”

方迪说:“九哥,你要这么堵我,这店我以后还怎么来呀”

老九放下笔,说:“你不来我也要去找你,你是学管理的,九哥有事要请教你。你要不忙就坐会儿,我也不付你咨询费了。拿个椅子,先坐。”

方迪在老九对面坐下,说:“九哥是商界前辈,可不敢说请教,我只有学习的份儿。”

老九问:“你现在最想什么?”

方迪说:“最想把毕业论文写好。”

老九问:“想管用吗”

方迪回答:“当然管用,不然怎么去做呢”

老九说:“那你小家子气了,既然管用,为啥不多想点?想博士,干脆当校长。”

方迪被这个“为啥不多想点”给问住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老九说:“那我再问你,论物质生活,是咱过得好还是秦始皇过得好”方迪说:“当然是咱过得好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本章节第1页/共2页)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